Return to site

在雾霾未及的南方,我们实践城市设计的教育创新 | 城市设计+ 进阶城市设计课程第0期(Day1)

今天,酝酿了近一年时间的城市设计+ 课程在未来+ 学院展开第0期测试课的第一天课程。本次课程收到近百份城市设计相关职业背景的专业工作者的报名。我们按报名者的专业履历兼及多层次的学员背景组合,录取了25名学员作为第0期测试课程的首批学生。学员有来自政府机构的规划师、地产公司的高层、城市研究者、建筑师、高校讲师、学生……折射出城市设计教育是门复杂的大学问。

上课前,在课前准备的作业中,我们询问学员在城市设计过程中最困难的问题、成因及解决办法,学员们的答卷也反应出专业工作者在面对城市设计问题时最直接的困惑:

一位规划师表示:

最突出的难题在于不同观点之间的调和,每个人接受的教育背景差异,导致大家对同一任务的关注点差异。现在的解决方法一般都是尽量说服,通常都会有不同意见,只是不愿再争辩下去。其实尤其是对于城市规划与设计的多元性来讲,答案本来就不唯一,如何能让大家劲往一处使?

昆明理工大学的吴志宏老师认为:

在教学中,由于涉及较多跨学科的知识,对学生不太容易讲的清楚城市设计体系化的核心思想及便于掌控的研究及设计方法;在实践中,城市设计既是一个协商的过程但核心却掌控于权力和资本手上,公共权力的缺失限制了公共空间营造的目的和价值,设计者力不从心。

另一位来自华侨大学的老师则提出:

城市设计过程中的问题是设计依据不充足,说服力缺乏,依靠美学基础的城市设计在多元文化的社会中基本上无法取得共识。解决办法是1公众参与讨论,取得一定共识,协调差异。2加强研究型基础工作,增加科学分析内容。

▲课前交流和提问

嘉宾讲师:

陈雪(系统思维)+ 杨青霞(设计思维)

承接于学员的课前提问,首日课程的第一课便从当下中国城市规划设计总体存在的系统问题切入,梳理城市设计、城市规划概念、演变及其实践角色的异同,重点讨论“城市设计该如何思考问题”,并引入系统思维与设计思维,构建新的城市设计+ 体系。

在课堂上,课程主持黄伟文诠释本讲的要义:

“目前中国面临着很多迫切的城市问题,并且已经由最高层提出要重视城市设计。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这一讲其实是面对要解决的问题的开始,就是如何系统思考这些问题?如何共同研讨和建立我们的思维方法?我们可以看到国外城市设计的演变史,可以看到它们已经有不少反对现代主义城市设计的例子。然而目前在国内还没有什么批判,而是在不断的凭惯性往前走,或继续简单引进国外理论。我希望引起大家思考“城市是可以规划设计的吗?还是另有其他力量决定?”我想引入系统思维来梳理和平衡不同城市子系统之间的关系,包括城市问题怎么去定义清楚和有针对性地解决,并最终让城市设计具有批判性和实践性。”

▲课程主持黄伟文开始第一讲

▲黄伟文:以湖贝为例的城市设计+ 应用

系统思维的嘉宾老师陈雪具有建筑师和企业高级经理人双重职业背景,她在讲课中希望学员在城市设计领域也能够建立系统场域,形成系统思维,包括以冰山模型如何分析城市诸多问题的深层原因和相互关联。她谈到系统思维不仅是一种思维方法,也是一种管理办法,并能落实到实践中去。

▲系统思维讲师陈雪在课堂上

▲陈雪:用冰山模型思考城市设计

设计思维讲师上海桥中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创新战略与设计总监杨青霞以生活场景化的案例“寒夜里两个在森林迷路的人寻求取暖”来比较说明使用设计思维的异同,有趣的是当杨青霞老师问到现场多少位学员了解设计思维时,鲜有举手,很大程度能说明国内城市设计者思维工具更新换代的滞后和视野的缺失。

▲设计思维嘉宾老师杨青霞

▲杨青霞:设计思维者寻求解决问题的思维模式

课程主持黄伟文总结道:

为什么我们在讨论城市规划、城市设计时要加入系统思维和设计思维?是因为在我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和在我自己的规划理论思考里,认识到现有规划与设计学科是有缺陷的,这个缺陷已经导致我们不能解决问题,甚至导致我们不断在制造我们现在不得不要面对的问题。是时候解放我们被固化的专业思维,引进系统和设计思维来解决问题。

短暂休息之后

课程进入了第二讲

嘉宾老师:

范军(参与障碍)+ 吴文媛(参与工具)

第二课从当下中国城市规划设计广泛存在的用户及利益相关者严重缺位的问题切入,探讨城市设计价值观、居民的城市主体性,重点讨论“城市设计为了谁”的问题,并引入社会影响力评估、公共参与等方法来系统考虑社会、生态、经济、文化等多维度资源及其影响。

课程主持黄伟文讲道:

亚里士多德说:我们来到城市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孔子提倡‘已所不欲勿施于人’;1987年布伦特兰报告提出的可持续发展原则,这些都应该成为城市规划设计的价值观。城市设计是为了谁?不同的社会阶层和利益团体都跟城市设计相关。而规划最终是服务于市民的,城市设计最终要返还一部分城市设计权利给公众。而与公众互动需要一种行之有效的工具,调研也不能流于形式,并希望推动社会影响评估成为一种法定的程序,突破传统设计师思维,通过具体化用户对象,了解和定义清楚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使规划设计成果能够真正有效。

▲黄伟文:城市的利益相关者都有谁

嘉宾讲师范军谈到公众参与是一种权利,而不是一种恩赐。而其最主要是对话的作用,不在于规划的好坏,而在于沟通桥梁通不通。公众参与虽然有“想做不敢做,敢做不会做,会做不全做;去神秘化、没有经费、去专业化;不懂宣传,去利益化,参与成本”这九个门槛,但未来努力的方向希望是防止参与流于形式,避免参与主导决定,寻找参与效力的动态平衡。

▲参与障碍的嘉宾老师范军是深圳市公众力公益发展中心理事长、深圳改革 30 人论坛成员,马洪基金智库百人会副总召集人、2014年度深港生活大奖年度公民奖获得者。

▲范军:参与式规划的九个门槛

嘉宾讲师深圳雅克兰德设计公司总经理吴文媛讲述《公众参与的工具与有效性》,提出公众参与首先问题是寻找共同的问题,她以佛山一个村的村民如何共同参与决定村里垃圾桶位置为案例,提出“公众参与的结果,也不都是期待公共政策来解决问题,绝大部分问题透过市场已解决。设计要理解这是‘完美’方案的一部分。”最后,更以清朝慈禧太后在立宪过程中的断语“民智未开、不宜民主”来劝城市设计者、规划师要告别心里面的那个慈禧。

▲嘉宾老师吴文媛在课堂上

▲吴文媛:佛山村民共同参与决策垃圾桶位置的案例

▲吴文媛:每个规划师心里都有一个慈禧

总结

今天的第一讲课程提到了目前城市设计所面临的一些问题,并引入了系统思维和设计思维来帮助我们打破固有的专业思维去重新思考城市问题。而第二讲重在探讨“城市设计为了谁”,“公众参与”的话题引起了大家激烈的讨论,也有同学质疑了是否真正能做到公众参与和它在中国能走多远。课程主持黄伟文也给出了自己的回应:

国家相关法律明确城市规划需要公众参与,问题是怎样的公众参与才是有效的,我认为公众参与不是附加于规划师的义务和流程,而是一种新的设计方法,让规划设计权利返还给公众。一方面是公众需要利用法律争取自己的参与权利,一方面是规划行业把公共参与作为一种需要掌握的设计方法来应用,使规划做的更好。目前还是有很多空间可以做的,在我们没做到位的情况下,我们不应该否定公共参与的意义,觉得它是一个套路和政治正确的表演。我们希望城市设计+ 课程能组织大家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浓缩的课程需提足精神

▲关于“公众参与”的课后讨论激烈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