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土木再生

甘肃行之二:8月19日 文县

从九寨沟往东进入文县,就是沿白水江河谷往下,去感受群山上的树木从茂盛变为稀疏的过程。九寨沟周围也能看到个别大山,半山腰以上忽然变得没有植被只有乱石,象被剥过头皮,或挨过原子弹似,灰秃秃的吓人。文县的山则是普遍少树,不知是砍掉了还是原本就不适合生长。据说甘肃当年在九寨沟和文县间选择,因为九寨沟人少而给了四川——现在想必有些后悔,文县人多可不是什么好事,这两江河谷百里群山其实承载不了多少人。九寨沟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也属于林场,只是到了七十年代停止了砍伐,否则也会和现在的文县差不多。

文县地方领导和深圳“前指”人员在边界上候着车队,然后编入车队继续前进。转过一座山,江对岸坡地上有片村落。我刚觉得眼熟,就看到村落边高起的两层楼房顶竖着“哈南小学”的大字。原来这么快就遇到了“新校园设计竞赛”的题目,可惜车队赶路,也只能是匆匆的一瞥。随后的朱园坝小学、石鸡坝小学,这些被徐帅探访过回来说到的名字,都是一掠而过。车队沿着白水江畔的公路,自西而东,横穿文县,做300里的长途奔袭,目的地是文县最东头的碧口镇中庙乡联丰村。那里有深圳援建的100户村民房,由中铁二局这样的大型施工集团来做牛刀,为村民宰杀每户60平米首层这样的幺鸡。午饭就在工地旁的小学教室里,一路颠簸饥肠辘辘,都吃得风卷残云痛快淋漓。只是工地厕所难以忍受,让我宣传起谢英俊的尿粪分离厕所来。

回来路上,看了碧口中学小学、城关镇元茨村清水坪社、文县一中。风尘滚滚的车队长龙,还和到丹堡看小学的刘晓都朱涛余加擦肩而过。后来听他们说,这一天的道上还有另外一支甘肃省委书记的车队,由洒水车嘀嘀嘟嘟洗尘开道。

我们住在文县宾馆,徐帅率领的来看地形的参赛建筑师队伍则住在邮电宾馆。晚饭我请徐帅带着《世界建筑》主编王路等人过来见面,也见过相关领导,得到一些支持与鼓励。

文县政协韩主席是我们这一桌的主人,端着一壶一杯说要按文县规矩给我们敬酒,走到每人跟前都要人家清空酒杯由他满上再喝掉。一席的深圳人不干了,我鼓动他们订立一个深圳规矩:推举最年轻者端一小碟去敬年长者,碟上斟满三倍白酒,长者不喝就一直端在旁边。年长的韩主席这晚被几位年轻人围追堵截,解数使尽,勉强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