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未分类

再不折腾就老了

今天我正式入职建科院,院内也发了公告,两个多月的工作变动的折腾也就算有了最后结果。

从2010年在规土委系统内创办和运营深圳城市设计促进中心(并兼管了双年展和公共艺术),算下来差不多也有6、7年。这个机构还能怎么发展,在内外改革都试探过之后,放手或许就是一种不坏的选择。至少这个结果出来后我如释重负——只是对不住仍然留在那里继续奋斗的年轻同事们了!

参与创建的两个品牌: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UABB和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SCD,以及管理过的雕塑院与深圳市公共艺术中心

再往前推,我在规划局城市设计处也呆了差不多6、7年。也是在最后一年突然身心疲惫(腰锥间盘突出严重到被宣判后果是瘫痪),跑美国大学静修去了。在真正获得再生感觉回来后,我也就逐步跨出公务员队伍——过去因为重要而让自己着急伤腰的事情,想想还有更重要的可以去做呢!

继续往前推,我是因一个中心区开发建设办公室的成立而加入规划管理部门的,工作年限也是7年。在这之前我只是深圳规划院工作两年的年轻规划师,也没对自己的人生有什么规划。答应同事邀请也只是模糊觉得规划管理部门比规划院更能实施规划——但做到第七个年头我也开始动摇了,幸亏正好有了晋升。

这是我在深圳规划管理系统服务的三个七年。第一个七年我重点耕耘福田中心区,有幸跟黑川纪章、矶崎新、SOM这些在学校杂志中读到的明星建筑师或事务所打交道并收获颇丰;第二个七年我开始参与更多的深圳重点地区城市设计,并通过筹办城市\建筑双年展开拓了更广阔的专业视野,其中最后一年在哈佛的总结提升尤为重要;第三个七年我开始将前面经验教训的积累通过城市设计促进中心来测试应用,主要服务政府公共投资项目的设计及艺术品质,并希望通过教育来传播。感谢这个系统内外给予我的各种帮助和机会!或许相对而言我耽搁了参与城市规划与建筑行业的掘金机会,但我还是挺满意自己的职业经历和所学所得,并且让我最终明白——还有更多的领域比城市规划管理及规划生产部门更能影响城市规划的,比如批判、研发与教育。

我加入建科院这个科研平台就是想做更多的城市科学研究,同时感谢这个平台的包容,我还会做城市规划设计理论与方法的批判、研发与教育。这部分工作我会放在未来+这个品牌机构中进行。另外我还是自2008年汶川地震后就创办的土木再生城乡营造研究所的监事,以及与公共艺术中心合作的展览文化机构尤比的负责人——所以我今后的工作仍会是城乡设计的产学研展,看起来跟以前也差不多,就是稍为独立自主了一些。

参与创建的三个品牌:土木(乡村及边缘社区研究)、未来+(城市研发学院)、尤比(展览及运营),以及今年加入的建科院平台

​ 稍为独立自主一些就值得这么折腾吗?

是啊!随着年龄徒长,我才明白,其实我最最想做的,还是小时候从喷气飞机联想到的喷水动力船,还是单身汉时幻想的自动煮饭炒菜机器,还是当画图狗时自己写的一键完成多步工作的Lisp程序,还是在推动空间控制总图及准则之后的计算机算法和自动城市设计要点,还是提出将各层次规划合并一起的“一张图”后真正的开放使用,还是将BIM提前放大后的CIM(城市信息模型),还是立柱像素可变模型沙盘,还是能在老旧房子里吹出的装修气泡,还是一种在大楼之间穿行的水平电梯、还是不再需要埋在地下的市政管线铺设方式——所有我从一个男孩到理工男冒过的各种奇怪想法,最后发现不是早有人做了就是后来有人做了!

我也逐步地明白了,我从事的这个城市与建筑设计行业,比起依靠灵感来做形式创新,依靠工具方法的研发创新来推动发展和变革,是更有意思的。 哎呀!我再不抓紧将自己的一些奇怪想法折腾出来,就迟早都被别人折腾光了。 最关键——再不折腾就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