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读书看报上网

协作之六:奥运开幕

奥运开幕是中国最大的协作项目。全中国都在加强安检。恰好开幕这天上市政府开会,既没带会议通知也没带工作证,只得配合折腾一通,迟到会场。

北京则是连疑似下雨的阴云都要将其档在城外,加以驱散,以保证开幕晚会的最佳效果。

除了孔子三千弟子穿短袖风衣疑似系有红领巾装扮、除了头顶羽毛的古怪儒生的装扮、以及疑似《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宫中女人的富丽装扮,我觉得其它部分都很好。

尤其是那个地球以及地球上的奔走和歌唱,是一种真正的高科技和符合宏大空间尺度的创作。我知道这不是来自张艺谋而是英国人的主意,因此才能充分证明协作的成功。星空之下是布莱曼天籁的声音,这一选择也比体育主题一味的豪迈刚烈要聪明得多。

张艺谋虽然玩过漓江、西湖等山水系列的所谓广场艺术,但拎着提线小木偶、抱着指南针勺子上八万人体育场来献宝,总是一件尺度严重失实没有视觉效果的事情,这和那些如蚊子一样的飞天、具体而微的昆曲造型、以及5岁小姑娘的协奏一样,不通过电视摄像的特写,在现场是无法领略的。我甚至觉得让李宁吊那么高,就着那么大的火炬来点火,反显出人在天高地厚中的失调比例来。

中间的那幅大画很棒,分别由舞蹈演员、小朋友和入场运动员来合作,确实是一件难得的现场作品。铺在地面上的大卷轴也是个很好的主意,首尾贯穿,甚至与火把及最后的主火炬造型都有呼应。可问题是,好好的中国卷轴画,不管在传递火把中,还是最后的大火中,都被当作柴火了,这是不是有点焚琴煮鹤的勾当呢?而且,烧的这把火,还是来自西方文明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