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城市研究

协作之五:横竖不同

也许是受奥运更高更快精神的鼓舞,也许是受迪拜高塔的感召,或者中国人站起来后也确实具备了高起来的实力,反正我感觉到一轮建筑高度的竞赛正在不甘落后的热烈展开着。

上海宣布在492米环球金融大厦之后,还要建一个500多米高的上海大厦。深圳官方立即要求已经完成方案招标的平安保险将高度增加到600米。

这之前库哈斯和甲方已经合伙将深交所从180米提高到了240米,因此搞得其周边的大厦业主都坐卧不安,也处心积虑地要求增高。

过去100米的高度门槛,在深圳无论是办公、酒店或住宅都成了小菜一碟,可以随意跨越。深圳195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随时随地都可以竖起高楼。

对住宅房地产来说,突破高度可以获得更大的小区内部花园;对金融高科技等办公楼来说,突破高度可以突出企业形象。

但对城市来说,塔楼林立,地面建筑间距拉大,街道缺失,这是一件好事吗?对于投资来说,同等的建筑面积,花在百米以上,还是花在四五十米以下,其成本和回报正好是两个相反的曲线。应了那句俗话: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

两周前王昀参加南油购物公园方案投标时也分析到这一点,现在所有城市都戳满了油条一样的高楼。他用一张卧佛的图片,表达了躺着的安逸。

上周一富士康把横坑水库周边的开发模型搬来,我跟他们谈的也是这个问题:在一片水库与丘陵的郊区,是像城市一样将所有的楼都竖起来建一个高层小区,还是横过来建一个多层高密度的乡镇,抑或是横竖搭配保持高楼在山间旷野的疏朗间距?

长城计算机公司也准备在高新区深南路边的地块进行二次建设。代表甲方意愿的规划师上来就和我谈两百多米的高楼在高新区如何有控制力和形象,高楼后退深南大道到里面的小区路又是如何尊重了深圳的景观大道。我建议他们不要先入为主地追求高度,而是理性地将自己的面积需求和经济的空间布局搞清楚,同时调查高新区的欠缺与不便,利用这次大规模建设的机会加以完善和补充。

上周二他们又拿出一个方案,还是超高层,放在既不临深南路也不临他们北侧道路的中间位置。我把这个218米高128万平方米面积的建筑模型横过来放,正好沿其西侧的科苑路形成一幢高约50米长有218米的街墙建筑。横过来之后,失去的是高度、大电梯筒、低面积使用率和高造价,得到的是长度、分散的楼梯、高面积使用率和相对较低的造价,以及能为高新区提供稀缺的街道服务、能形成自己的庭院空间…… 218米的临街建筑,这在高新区才是独一无二,也才配得上长城计算机的名称。否则一味追求高度不如将长城公司改高城公司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