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光明的曲折路程

2008年7月28

自新加坡邦城公司为光明拿出一个另起炉灶的、汽车交通优先+等级邻里中心为主要特点的现代主义规划以来,似曾相识感觉亲切的有很多,激烈批评的也有一些。于是这周一特地召开了光明规划专家会,由专家听取城市设计国际咨询成果和新加坡方案并给予评议。为示中立,特邀请从未参与过光明规划的何镜堂院士任专家组长,专家包括未参加过光明规划的深大建院陈燕萍院长、北京等地的两位交通专家,以及参加过光明规划活动的杨保军、汤桦、李津逵。

光明城市设计优胜者Rainer Pirker得知有这么一个专家会,特地借参加南方科技大学规划投标看现场之便,3天内赶到深圳想参加此会。会议主办方担心这位认真执着并曾借驻华大使馆来“维权”的奥地利人会和新加坡人掐起来,一开始不想让他与会,后来勉强同意他作为深化整理其方案的中规院方的代表参加上午的汇报会,下午专家评议则回避所有规划编制机构。

“光明到了紧要关头。”在电梯上碰到与会的一位专家,我对他说。这天的会议应该是事关光明未来规划方向的一场pk。

上图:国际咨询方案(经中规院整理深化),下图,新加坡邦城公司方案

尽管有评委批评新加坡邦城公司的规划无法满足光明创新生态之城的定位,尽管有评委认为等级分明计划色彩浓厚的社区邻里规划模式不一定适合城市中心区,尽管有评委对新加坡方案没有考虑约占总建设用地40%的现状建设,但评委结论拟稿时,却要和稀泥地肯定新加坡方案所谓的邻里中心和TOD理念,认为新加坡方案现实可行。

我坐在后面听了一天,实在忍不住提醒他们尊重评委的评论。

从这种和稀泥的做派来看,光明的前途还是曲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