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走马灯的招标会和建筑师

上周又是连轴转。

周一上午鼓动深圳建筑科学研究院与深圳大学的人参加谢英俊低价房在深圳的搭建活动。然后跑去接待一个无聊的外事商务推广活动。下午SOM的Brain Lee来汇报蛇口一个新标志写字楼的规划设计,就顺便给他介绍准备集体招标的中心区金融项目,看看他是否有兴趣在被雷姆库哈斯击倒的地方卷土重来。正好Steven Holl在深圳汇报他的万科办公楼项目,下午也被请来看是否加入这个集体招标中。

一副美国劳动人民标准模样的Steven Holl,看深圳中心区城市仿真的反应,比一个月前来的Thom Mayne慢热得多。人高背驼胡子密的Mayne看起来像西班牙人,坐在虚拟现实的金融大楼群中就有了感觉。敦实的Hall比较谨慎,一个劲的摇头说难。不过他的眼光却很犀利,一句写字楼上的人中午在哪吃饭,就问到了现代主义规划的中心区的短处。他沉吟很久,为这群被深交所和库哈斯的自我中心所控制的建筑群关系的对称和糟糕感到没辙,觉得在Iconic建筑(张永和比作尖叫的建筑)当道的世界里,最不糟糕的事就是将新的建筑做得最简洁最没想法,如仿真里用来示意的简单体块就很好。关键是如何make the space——我非常赞同他的观点,一直以来在黄埔雅苑放弃沿街商业之后我就努力想在中心区北半边构建街道空间。在Holl六点半离开之前我一再希望他来解决这个我们有共识的问题。

晚上还有一个早就约好的老同事周年聚会,一个从北京突然冒出来的老同学的见面,以及明天南油购物公园招标会的预备会——三件事重在一起让我很抓狂。更震惊的是,听说了研究生班的师弟现在的北京规划院的一位副总,因为抑郁症两周前自杀。我会因为压力大而抑郁吗?老同学老同事都赶紧关心我。次日另一位同学短讯说不明白逝者既然死都不怕为什么不好好活下去。我却突然很理解已经解脱的同学:超越对死亡的恐惧是幸福的,天堂里应该不再有抑郁,愿他微笑地俯视碌碌如蚁的我们。

22日南油购物公园评标。九个方案,五花八门。

拘谨如新加坡Addp、巴马丹拿公司,规规矩矩,就事论事,缺乏创意。

极端创新如马达思办,所有建筑变成首尾相连的一条大花蛇;如主动免费参赛的“局内”张之扬,对建筑、商业和公园都做了全新系统的突破,通过拱桥结构的重新开发利用来创造出跳跃和围合于公园之上的城市开发;如studio 8的Cj.Lim在中规中矩布局的建筑群中突然加入两圈上天入地的绿化环带;如北大王昀,房子极度理性地集中成冷峻的长板和戏剧化的板间长缝。

剩下三个不保守不偏激的方案。都市实践的功夫集中到公园上,建筑在体型和设计深度上都粗了一些;同样建筑粗壮的香港吕元祥事务所将底盘做成了斜坡顶商业与公园一体的人工地形;深圳欧博公司则进一步在建筑裙房斜坡中再切出很多沟渠状的商业街道。后两者因为这些长处受到评委青睐而成为规划布局方面的入围者。这些斜坡商业和沟渠街道的做法都市实践4年前同一项目的方案中都已使用,我想他们是不愿重复自己而另辟蹊径,可惜新探索没能说服评委。

当然还得感谢业主的大度和开放。本来业主老板从大商业运作的可行角度,极力推选新加坡Addp的方案。我和评委们只好告诉占了评委投票权7分之3的业主,如果选新加坡人的方案,这个招标,以及大老远请来张永和、崔恺作评委就都失去了意义。新加坡人的方案只能说是达到一个方案的起码要求,而鲜有创新之处,而那些选择创新的设计公司完全具备这样起码的方案能力。

业主的大度还表现在,他们甚至接受评委会专家建议,设立两个建筑创意奖,颁给了业主不喜欢也不理解创新方案的“局内”设计张之扬,以及Studio 8的Cj.Lim。

晚饭评委、参赛建筑师一起吃饭交流,倒是难得的聚会。

周二分别当评委和参赛建筑师的张永和、汤桦、马清运、Cj.Lim、都市实践,周三上午都成了南方科技大学规划设计招标发标会的参加者。济济一堂的十七家应邀参加投标机构还包括Thom Mayne、、筑博与Raphael Vinoly的联合、张雷、王澍、严迅奇、王维仁、杜鹃、姚仁喜、总院、深大+woods bagot、中建等,以及未能赶到的Owen Moss和奥地利Rainer Pirker。真没想到,时间紧、不讲程序、现状厂房民宅建筑面积比学校规划60万建筑面积还多出30万的南方科技大硬骨头,也能吸引来这如云的强手。

周二晚我就觉得张、马等人凑在一块不容易,于是就特别将周三中午的一个午宴招待变成了双年展学术委员会的一个非正式聚会。大家听取了下届双年展5个应征策展方案的基本情况,建议缩小到三个,分别代表城市媒体、建筑和艺术领域,由他们结合地震等最新情况,把主题集中在城市安全和生态方面,完善策展提案,下次向学委会面述之后再做决定——也算将下届双年展小小推动了一把。

周五奥地利建筑师汉斯.霍莱茵为金融片的招标活动而来。这位1985年普利策奖获得者,是我学生时代杂志中的后现代大师,老态而不失机敏,创作力依然旺盛地在秘鲁、台湾留下作品,不知在深圳能否有更好的爆发?

围绕库哈斯深交所的其余五栋建筑的集体招标好事多磨,近三个月,好不容易把Thom Mayne、Hans Hollein、Winy Mass、Steven Holl、张永和、蓝天组忽悠到一块,业主又有散伙的想法。为这些金融大佬操办事,真是不如替甘肃灾区做事顺心。尽管当晚为文县四所小学的设计竞赛事情一帮人又讨论到凌晨两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