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未分类

答《南方日报》城市设计话题采访

为什么在这个阶段将城市设计提到如此高的程度特别强调?其中有怎样的背景和发展需求?

答:中国近三十年快速城市化而建造的城市,遭遇了雾霾、内涝、拥堵、滑坡、各种公共配套事业短缺、旧改更新拆迁冲突与历史记忆中断、以及高房价等等诸多问题,这些问题显示了传统城市规划设计的诸多局限和无力,因此急需新的城市规划理论和方法。同时这些中国城市的严重问题也引起新一届中央政府的高度重视并连续举行了中央城镇化和城市规划建设工作会议。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对建筑与城市领域问题也均有诸多批评与指示,包括“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不能千城一面,万楼一貌”、“不能没有文化自信”、“要记得住乡愁”、“城市要像海绵”,等等。为了解决这些城市问题,过去没有处于城市规划主流的城市设计被一些专家建议作为重要的方法与工具。2015年住建部迅速在规划司成立了城市设计处,委托中规院等机构制定城市设计条例规范(中规院也快速成立了城市设计分院院),并组织全国高校建筑、城市规划、园林三个专业教育指导委员会来研讨城市设计学位和人才培养。一时间一波自上而下的、用来代替城市规划解决问题的城市设计热正在热遍全国上下。

以往人们比较熟悉的是“规划”,“设计”是怎么区分的呢?城市设计在城市发展中的重要性体现在哪些方面?什么样的城市设计算是好的城市设计?

首先是城市规划与城市设计两者产生的历史背景不同。现代城市规划是在工业革命之后城市因为快速发展造成很多矛盾(如伦敦一度糟糕成雾都的环境和被恩格斯调研批评的异常恶劣的工人居住环境),因此有了莫尔的乌托邦、欧文等人的空想社会主义实践、霍华德的田园城市设想,并通过三十年代国际建协的雅典宪章确定了现代城市规划重视汽车交通效率和功能清晰分区的基本理论框架,并在二战之后城市重建中迅速发展。

正是鉴于现代主义城市规划实践的诸多问题,特别是在美国五十年城市更新中的简单粗暴(受到媒体人和社会活动家简.雅各布斯的带头反对,她后来著有对西方城市规划起到颠覆作用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一书),五十年代美国哈佛大学设计研究院较早提出了现代城市设计的概念,力求从系统的空间形态、美学和艺术的角度来解决当时偏重于机械功能分区的城市规划没有解决的问题。

目前的中国城市规划仍然主要建立在现代主义城市规划理论、以及从苏联计划经济时代传入的城市计划做法与配套标准的基础上,并在八十年代逐步形成了以预测发展规模、确定道路网络、规定土地用途及落实城市配套为主要目标的城市规划模式,主要体系和格式包括城市总体规划、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俗称控规)和修建性详细规划(俗称修规)。而成果的法定化格式化导致了方法和流程的格式化,使得规划成果日益成为刻板、固化的八股文章,被广泛戏称为“图上画画、墙上挂挂、不如领导一句话”,难以起到实际作用。

城市设计从八十年代末期开始传入中国院校,并在九十年代早中期开始逐渐有实践项目。深圳是中国最早在政府规划部门成立城市设计处室(1994年)的城市,并在福田中心区等重点发展片区成立专门城市规划管理机构,大量甚至反复开展不断细化的城市设计,希望通过三维空间形态的研究和界定,来指导城市实现预先期望的形象。

因此通俗概括,可以说城市规划偏向于预测和定义每块土地用来建什么建多少的问题,城市设计则要进一步解决这快土地具体如何建建成什么样子的问题。

当然更进一步的城市设计,是超越对城市空间形态视觉效果(例如领导和公众也比较熟悉的城市轮廓线、标志性建筑、标志性广场、景观轴线、景观大道、城市美化亮化工程、穿衣戴帽工程、环境整治工程、各种俯瞰效果图)的想像、描绘和指引,将城市设计工作范围扩展到城市系统机制的反思与理解(城市系统设计思维Urban Design Thinking)、社会需求沟通与影响研究(空间政治与社会城市学Social Urbanism)、生态可持续与市政基础设施的系统优化(代谢城市学Metabolic Urbanism)、城市空间营造与互动改变(空间算法城市学Algorithm Urbanism)、城市居住保障和宜居建设(栖居城市学Dwelling Urbanism)、乃至城市运营及品牌(活力城市学Dynamic Urbanism)、等等。我们将这种拓展了工作范畴以确保城市被系统研究、实施和保证活力的城市设计,称为进阶城市设计或城市设计+ (Urban Design+)。

而什么样的城市设计才是好的城市?好的城市设计就是具备系统设计思维、能不断响应城市用户需求、并能不断有针对性同时有创造性地解决城市存在各种问题。因此能满足市民各种工作生活需求并能有效有趣有意义地解决问题的城市设计才是好的城市设计。

在这个层面上再打一个通俗比喻,如果城市规划主要是确定一个人的未来该干些什么,那么传统城市设计焦点是如何提高颜值和培养形象,而进阶城市设计则是帮助个人进行内外系统诊断、以内外双修的方式全面提升自我解决问题的思维能力和素质,达到主要看气质和能力的境界。

同国内其他省份相比,我省在城市设计领域处于什么水平?我们了解,深圳做得比较好,有什么样经验可以借鉴,如何在省内甚至全国推广?

城市设计的水平比较,不应只是现有城市规划力量和城市设计项目多寡或视觉效果与水平的比较,而主要应该是城市设计独立研究力量和资源的比较。

总体上国内城市设计都处在缺乏学术积累和研究深度的状态。相对而言,深圳因为管理机构成立最早(城市设计处已经有22年历史)、确立城市设计地位较早(1998年深圳城市规划条例明确城市设计贯穿城市规划各个阶段)、实践较突出(尤其以福田中心区最为系统和不断递进)、城市设计竞赛(深圳竞赛因其开放和评选公正具备一定公信力和美誉度)与交流平台较多(比如已经有11年的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研究机构活跃(比如2011年成立了国内首个城市设计促进中心,同时也有很多独立研究机构),所以可以代表广东省与北京、上海这些城市规划院校及机构比较强大的城市对等交流。也正因为上述原因,去年建设部主持的城市设计调研座谈会、城市规划学会城市设计专委会的年会都不约而同选择在深圳举行,在天津召开的全国院校城市设计研讨会也邀请负责运作深圳城市设计促进中心的我去做主旨发言分享经验。

而概括深圳城市设计经验,主要包括:领导层开放接受城市设计观念;有专门处室和机构来负责推动和实施;有庞杂的城市自发建造现象(如城中村)、以及更多样的开发难题和挑战;有活跃的能起到专业沟通与传播中介作用的社会组织;有确定城市设计地位、标准和审查的规章制度;有更多愿意在城市规划项目前后或之中投入到城市设计研究中的机构和资源;更重要的是,通过多年的开放交流,建立了双年展平台和城市设计研究中心,能与全球最好的城市设计院校及研究机构建立了广泛而又紧密的联系,了解国际学术前沿并随时能够进行合作研究和交流。

所有这些经验需要加强总结和交流,才能更好推广,目前城市设计促进中心正在研发未来+学院的进阶城市设计UD+课程,以便更好普及到各地。

我省在城市设计方面的特色表现在哪些方面?如何在城市设计中保留地域特色?

广东省最重要的城市设计特色就是岭南建筑精神,这种精神不是一种建筑形式,而首先是热爱地方文化特色的人文风气(如广州有对地方语言的自觉保护活动、有恩平路小组这样对本社区历史文化资源自觉保护的活跃机构);其次经过传统积累和近现代探索的一套适应地方气候的城市与建筑的原则和做法(比如遮阳避雨的沿街骑楼;有效减低热辐射并促进通风的冷巷;各种加强遮阳、通风、散热的建筑措施;以及地方材料运用;等等)。要保留地域特色就是要继续培育呵护对本土文化的认同和自信,要倡导可持续发展观念和科学理性思维,要坚持、活用和发展岭南传统上高度重视气候适应性的原则和做法,而不是将眼光焦点简单集中到某一建筑形式或者符号应用上。

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做?有什么问题需要特别注意?想请问一下建议和对策

下一步要做的,不是一拥而上去做应景的城市设计,而是要反思总结原有城市规划与城市设计的存在问题。只有剖析了问题,理清了思路,改变了思维,才有可能有所改变。过去独尊城市规划,城市设计用来打边鼓,一同制造了很多问题。现在似乎希望城市设计唱主角来解决问题,至于城市规划的积弊即听之任之——指望这样的思维来解决问题是有问题的。西方城市规划设计的进步,是建立在不同代人对现代主义城市规划、城市更新、精英规划的反思和颠覆上的。中国快速迅猛的城市化的节奏,却要求在一代人的时间内、在可能相互冲突的观念、立场和方法上做切换甚至是自我否定——这实质是对人性和思维开放的巨大挑战。所以我的具体建议和对策就是不断向内进行批判反思,对外进行交流研讨,全面系统地更新思维、知识、方法。

对于城市新区可能推行比较容易一些,对于老区来说,如何在既有城市格局的基础上,进行新的设计?

城市设计不是一些从零开始想像城市空间形式的工具,而是一种解决城市系统问题的系统思维方法。没有这种思维方法而只是延续传统城市规划思维和做法,那么做新区还是老区都会一样容易,就是照搬一些教条八股的做法完成成果而不管实施成效;而如果通过设计思维培训、更新了知识并掌握了先进城市设计方法,能够重视用户需求并清晰定义问题的话,则做新区和老区都会面临挑战并充满系统创新解决问题的机会。具体在既有城市格局基础上的新设计,深圳城市设计中心经过一些案例探索,提出了“新遗产”理论和多地面城市MGC开发模式,有针对性地解决既有历史文脉与新的开发诉求的矛盾。这些理论和模式,都包含在未来+学院核心课程进阶城市设计UD+中,会进一步整理提升并跟有兴趣的专业者分享交流。 (记者:肖文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