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土木再生

条例与行动

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条例出台,这是令人期许和及时的法制行动,为灾后重建的理性和规范提供了法律基础保障。浏览条例,其中对临时安置的多样化鼓励和补贴,对重建规划受灾公众参与的强调,对文化与传统建筑的延续,还有对心理援助的考虑,都是很周到、很有针对性并且有人文关怀的条款。在灾后生态环境变化与对应、社会与家庭的变化与重构、非政府机构和志愿者支援行动等方面,也许还可以有更具体条款来引导和规范。但是已有条款能够得到尊从何落实就已经很不错了。

灾区新闻正在收紧,得从各种非正规途径了解一些灾后重建的具体做法。

比如由国务院下达各省包干的单一活动板房临时安置方式碰到了土地紧缺、水泥地面造成农田板结、材料涨价、运输紧张、通风条件不好、山区难以成片设置等问题。据说深圳人手脚快,厂家、施工队、地盘都是先下手为强,以“深圳速度”在什邡已经建好了几千套。动作稍慢的如广州,材料到了,却发愁找不到建板房的地。但快如深圳,建好的板房也得先空着发愁,因为如何公平分配出去也是一个难题。在边远山区,若不能都住上板房,则宁可不建,因为自古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

又比如规划也在匆忙启动要在短期内有进展,据说北川县城新址已定板凳桥。按史建先生从台湾带回的忠告,在余震不断、震区地质条件没有稳定之前,任何规划建设活动都缺乏起码的基础。而清华的尹稚院长则提到目前地质灾害调查的很多专家都不愿意亲临现场作田野调查而是在办公室和地图上做纸上谈兵,提供不可靠的信息。在这种条件下完成规划的实际用处就可想而知了。

参加都江堰灾后重建国际咨询的团队专家似乎带回了更多对借助地震实施拆迁的担心。条例中要求编制地震灾后恢复重建规划,应当……充分听取地震灾区受灾群众的意见,看来这一条款是灾后重建规划行动需要落实的一项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