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围墙

深圳大学在其校园东南隔着白石洲路还有一块三四十公顷的新校区,2004年扩校紧迫,做了一个封闭式的校园规划就着急上火地要大干快上。这个规划除了通过一个跨白石洲路的专用道路桥和两座人行天桥和老校园发生关系之外,其余都是大退线大绿化再设外环路与世隔绝,完全忽略城市为其预留的道路口、绿化、广场,不想和城市街区发生任何关系。

这几年来我都想促成他们修改规划,希望新校园能和相邻的高新区、虚拟大学园区有更好的对话交流、资源共享并共同创造这片城区的特色生活,但始终无法说服业主和规划师。

1983年给上平方公里校园划地时,那片南山半岛面向深圳湾的拐弯处还是一片城市郊外的滩涂烂泥,谁也没想到通过大面积的填海建设老校园成了被城市包围的大院,成了城市道路网络上的一大肿块。当年老校长罗征启的开门办学等诸多改革创新措施曾开一时风气之先。现在非但围墙大门建了起来,往南拓展的新校区也成了老校区伸向城市的又一孤岛堡垒。当然昨天学校来人所谈的观点从学校的立场也不无道理:学校就是希望安全、安静,自从没有围墙时发生了治安案件,没有哪位校长愿意承担开门带来的校园治安的风险,尽管这种风险依然存在于围墙内为,但有了围墙就代表着一种尽责。他们还告诉我现在校园里还禁止青年男女有拉手亲热的行为。我也听说曾有学生接受《深圳青年》采访说了学校缺点被学校组织全校追查问责的事情。

但事实无法被围墙隔绝,不断扩大地盘人数和围墙的深大24年从锐气逼人变得稀疏平常,而更晚成立的香港科技大学却迅速崛起成一流名校。难道说这和学校围墙以及围墙代表的观念一点都没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