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哀雨国殇

5月19日一早,淅淅沥沥的雨在深圳下着,在新疆下着,在中国各地下着。是老天在愧疚,还是国人的泪在飞?

我们正在根据建设厅的要求讨论灾区援助问题。14点28分,凄厉的警报拉响,我们起立围着会议桌默哀。头虽然低着,魂却被警笛的声波卷裹着,穿越关山,在被摇晃过的大地之上,与无数的魂灵汇合,扶摇曼舞。眼前的白纸变得模糊,两行冷泪,先后滴下。

想到灾区了解情况,想组织专业志愿行动,这样的单方建议都没有得到完全的理解。我只能像一个杂耍,在保证手上飞舞的事情不掉下来的前提下,再做打算。

晚上与老马、刁中、之扬一起聊天。第二天一早接到老马短讯,老马对乡村再生感兴趣,并且有了将美国援助资源整合的更大想法。聊完一些专业话题,感觉没那么压抑沮丧,回去打起精神写出“土木再生”的初步计划及纲领。

20日还是一天的雨,一天的哀悼。

想到一联: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国家有难,将半旗悼平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