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土木再生

下届双年展从参与灾后重建开始

今天双城双年展的深港双方组委会、学术委员会、策展人一起座谈、总结首届双城双年展。双边作品实数都过百,观众虚数都上7万多,两边领导都有到场,国际建筑界都有关注,论坛外围活动也很多,总的都认为非常成功。

深港双方还有很多互补互动或相似的地方:

深方组织以政府为主、推动影响了香港的跟进;

港方以民间协会为主借老建筑保护问题取得政府发展局在场地等方面的支持;

深圳以“城市再生”为主题比较有颠覆性并引发争议,香港以较为稳健和机巧的“城市再织”予以回应、互动和区别;

深圳这边的作品与展览主题关联度不高,香港也类似但策展人通过六个与主题关联的次主题进行了相对有序的划分;

深圳组织协调大、时间长、作品繁多而呈现度粗糙,香港组织策划都比较精简、时间紧而作品展现比较有序精致;

深圳钱多场面大责任乱付费不及时引发参展人不满,香港经费局促但组织调度不显小气;

深圳两届之后仍没有成熟机构机制和基金,香港也面临下届没筹备者没钱没地方的境地。

但尽管如此,大家都认为深港双城双年展是一个应当也可以成长为区别于威尼斯圣保罗的国际品牌。展览的智慧能量既来自于深港两地业界对现实问题的思考和实践,又来自于开放的参与。考虑到能量积蓄周期,也可以考虑双方轮流做庄间隔主办,或者展览作品互换巡展。展览主题可以双方提前沟通商议来确定和统一,甚至双边策展人合作策展。今后主题可以更具体更有焦点,规模也可适当缩小。

至于具体到下一届如何办,以建筑师协会成员为主的港方代表都限于换届轮班的机制而无法话事,只是期望深方继续通过政府层面去为香港做推手。

我的建议是现在就可以通过双年展为深港共有的河套地区开发组织策略规划竞赛,以此作为深港政府河套地区专责小组工作的外围补充,使双城双年展继续通过对两地共同关注话题的专业介入和研究成果而进入两地政府的视线,从而取得两地政府更多的支持。关于河套和边界的研究自然成为双年展的作品甚至主题的来源。

我的另一个建议是双年展现在就应该发起两地乃至全世界规划师建筑师参与四川地震的重建家园计划,包括灾后重建策略研讨、快速简易建造方式的竞赛和实施、基于当地生态方式的规划和建造,以及挖掘和支持有社会责任感的规划师建筑师像谢英俊那样为灾区提供长期的专业服务。这样双年展就是一个和社会和当下问题能够发生互动的过程与平台,而不仅仅是到期开幕的成果展览。

我不知道能有多大的可能,中午还在继续这个话题,接到张之扬的电话来说的也是类似的想法,给姜珺短讯结果回话说也正在研究同一问题,很有些大势所趋不约而同的意思。明天上午在都市实践有个活动,也许可以凑更多人商议一个更具体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