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生活

悲天悯己

昨天下午开会时听人议论四川地震事,初不以为意,后闻京师沪上皆震,难以相信有这么范围辽阔的震法,觉得或许是杯弓蛇影庸人自扰。晚上写写东西,看看书。困惑于克里希那穆提那些关于生活、爱和性的话题,难以读懂,遂昏昏睡去,在梦中继续困惑。 早起独自洒扫洗漱,情绪尚好。开车上路,打开收音机就是四川地震的消息。报道正有多少部队奔赴汶川途中,震灾中心地区音讯全无。这种前路崎岖生死未卜的境遇,忽然令我感怀伤情,放声痛哭,涕泪满脸,一路竟然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