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生活

忽然早醒

有一天,就是前日早上,忽然六点多就醒了。 想起前一晚刚看过克里希那穆提的书,那是关心我的人要我读的书。开初读的几次,我甚至睡着了,渐渐才有所启示。

起来看窗外的景色,用不含记忆和比较的眼光去觉知当下的景物,机敏警觉地接受周遭的信息,沉浸其中,很有“日日新,又日新”的感觉。 我神清气爽,一个人在房间里放声大笑,笑得前翻后仰,荡气回肠,胸膈扩张,舒服极了。 我开始擦洗房间。第一次耐心地将一只马桶擦洗干净,看着蒙垢的便器变得洁白光亮,心情从没有过的舒畅。 撇一眼手表,该上班了,坐到车上才发现多看了一格。于是我意外获得近一小时的空闲。 从快速车道的洪流中,我拐进一个公园,穿过早晨的树林草地,站到红树林湿地边。 这时阳光从灰色的云层里透出,将我笼罩和羽化。 那一天,我按克里希那穆提的指示,投入倾听每一个人的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