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新一代高新区?

17日港大Laurence陪伦敦AA学院教Urbanism课程的Larry Bath教授来访,谈到Larry作为新加坡JTC顾问如何帮助细化和实施扎哈哈迪德“有街道和城市生活”的Onenorth高新园区规划,以及上海徐汇区某片引入Oracle等高新企业参与改造转型并能兼顾原有社区和居民的发展。我隐约觉得,这些项目触及一个需要我们关注的问题:是否存在新的高新工业区发展模式?在分散低密的硅谷及许许多多没有生机活力的高新园区模式之后,有没有更新一代的规划建设模式?从选址、规划、招商、土地出让、开发建设方面有更新的协调和整合机制,保证在某些控制框架下有更佳积极灵活和个性的发展?反正深圳南山高新园区那种单一功能只有工作没有居住休憩消费服务的规划模式已经带来严重的通勤交通问题重重(对外交通占总交通量94%)。光明发展深圳最晚最新的高新园区,规划上却和南山高新区没有本质的区别,这种没有总结和提高的规划总让我隐隐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