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城市研究

龙岗城市设计新武器

这两周因为某些人和媒体炒作这些烂事纠缠耽误时间,很是不值。3月27-31日举行的龙岗龙城广场周边城市设计工作坊,有幸参加了两次,觉得值得一记。可惜这段时间确实诸事不顺,总忘了带相机,没有现场图片记录。

由上轮竞赛第一名伦敦AA学院成员+局内设计联合体来主持(幸亏没有后面的公众投票及行政综合,否则不定又弄出什么风波来)作坊,会同参赛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圣邦设计公司联合体、澳大利亚TMG设计公司的建筑师,以及特邀评委专家、规划局、中规院、交通规划部门、区政府各部门、市民代表一同,用5天时间,共同探讨龙岗核心地段的城市设计该如何进行。 AA联合体赢得竞赛的原因不在于很多人担心的很眩的模型及总图,他们的价值不是直接提供一个明确形态的具体终极方案,而是提供了“土地增厚”Land Thicken和“城市空间类型学”Urban Space Typology这两样新式城市设计武器。

什么是“土地增厚”?我理解由于城市规划建设总在一个图纸或地平面上展开,汽车、人、商业、绿化活动总是相互争抢有限的地面平面资源而相互摩擦打架,而独立的天桥总是让人变得弱势和不便,那么从规划开始就有意识地创造相对立体但又有机转换过渡的人工地形来整合人、商业、绿化和汽车的关系,使城市有不同的地面标高来各取所需各得其所——这就叫土地增厚,实际上是将一些交通节点的立体设计案例(比如深圳中心区中轴线)总结成一种系统的规划办法。

“城市空间类型学”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对当地客家围屋传统空间类型的研究,另一部分是建立抽象的几何数学模型进行常量变量的输入输出研究。前一部分好懂,但AA还没有做到我希望的将传统客家围屋空间加以“类型化”、“城市化”、“品牌化”从而建立人性化有特色的龙岗新城市空间。后一部分就昏菜了,只好随他们忽悠,希望他们确实能忽悠出新道道来。

在作坊中听了各路想法,我希望大家尤其关注龙岗的大、疏、散来,可以用诺里地图颠倒建筑与空间图底关系的方式比较一下龙岗与欧洲城市的空间尺度。借助草图,我也表达了关于城市设计的立场和解决问题的顺序逻辑。所谓立场,就是首先关注公共部分、不盖房子部分的控制,再关注开发部分的控制。所谓解决问题的逻辑是:1、现状土地建筑、景观资源(河流等)、规划动向(地铁等)的整理;2、疏通道路加密路网,尤其加密指向地铁站、河流、广场、围屋的街道或步行通道;3、开辟公共空间系统,均布于各街坊中心,有较为明确的形状、围合界面、连接通道(可按此原则对大而无边的龙城广城进行变小的改造,比如在东南部放个现代围屋或城中村但保留许多开放穿越的街巷);4、确定相对切小的开发建设地块;5、为开发地块确定密度、高度分区。

这个作坊周末在龙城广城边的规划展厅开了两天,一些市民无意中走进来遭遇到一场实际跟他们相关的城市讨论,这个头开的很好。也许以后要更加有意识地往这方面策划引导。

希望龙岗通过广场周边和总体城市设计,找到一些问题症结和对策,对未来改进有所帮助。中规院深圳分院朱院长希望将龙岗话题一下子超前到国际层面,所以力主有学术实验性的AA方案。我同意这种策略,取法其上,得乎其中,也是不错,希望本地规划师和规划管理者充分消化这些先进理念,自己学会使用先进武器,来解决自己的城市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