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读书看报上网

深圳湾体育中心招标风波(3):暗箭

羊城晚报4月1日《春茧还是海之贝》颇有愚人节的风格,比如引用这位不敢暴露姓名的知情人说“外籍评委支持春茧毫不奇怪,因为所有的外籍评委都是规划局某处领导一人所邀”。这个说法有两个贬低和一个抬高。

贬低之一是某规院深圳分院的能力和责任,因为这项招标工作是南山区委托某规院深圳分院来组织,根本不通过市规划局办理任何正式的招标备案手续,怎么可能所有外籍评委都由规划局一人所邀?如果将外籍评委都交给规划局一人来邀请,那某规院深圳分院岂不是白拿钱吃干饭?这位知情人或许就是这个分院的,一不小心被贬成吃干饭的自然憋闷,因此也许愿意补充出被故意忽略的事实:比如某规院在邀请外籍评委时限于所识狭窄,来征求过市规划局的意见,市局的人也许给过一些建议。但最终邀请名单并无须也没有回到市局来确认,其联系邀请时也不至于一一给评委说这是深圳规划局某某特地邀请您来作评委。何况最终市局的人能看到所有到场评委是在评标当天会场,除了因光明城市设计竞赛认识Rainer,其它来自蓝天组的建筑师Michael Volk、许李严设计公司建筑师余啸峰、阿特金斯景观专家Edgardo Budoy都是陌生面孔。这些直接通过某规院深圳分院邀请并付费的外籍评委能在一天的评选中听任市局某个陌生人的现场摆布吗?这种说法是对这些外籍评委独立人格意志的贬低,也是对市局这个人的巫术般的思想控制能力的抬高。如果此人具备这样的思想控制能力或企图,通常的逻辑首先应该施加于国内评委才对啊!

这名为羊城晚报提供伪证的知情者相必也是ABBS建筑论坛(http://www.abbs.com.cn/bbs/post/view?bid=1&id=336342291&sty=1&tpg=1&ppg=5&age=0#336342291)上化名fightingdreamer的人,他“作为一名组织此方案招投标的工作者之一,参与了整件事的过程,对‘春茧’方案为专家评选第一的真实性产生很大的怀疑”,也在愚人节这天贴出他的理由: 1.我们组织方将各位评委统一组织,住在凯宾斯基饭店,可偏偏日本佐藤设计方也住在同一酒店,并且给多个评委打电话,约评委出来坐坐,有个别评委向我们组织方投诉,我们不得以屏蔽了评委的电话。肯定有人通知了日本佐藤设计方关于评委的信息,这个违法违规的人是谁? 2.关于评委的选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三十七条中有详细说明“专家库内的相关专业的专家名单中确定;一般招标项目可以采取随机抽取方式。” 黄其实就是评委之一,而且据我所知评委名单中的国际评委是黄邀请来的,其它国内评委大部分为深圳本地专家。与规划局有着比较密切的关系。在2007年11月25日的第一次评标会上,黄对日本佐藤设计的“春茧”有很明确的指向性,并作了很有引导性的发言,对评委影响很大。日本佐藤设计的“春茧”被专家评委投票为第一与黄的引导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对于一个正规的国际性招投标,这种明确的指向性是不是也属于违法,违规呢?并且“春茧”方案与黄倡导的土地节约等想法不谋而合,对此我更加怀疑黄与日本佐藤设计方私下的有过交流。 3.2008年2月25日第二次方案评标,针对两个方案(中建院的“海之贝”与日本佐藤设计的“春茧”)的深化,,这次专家评审会对双方都相当重要,黄在会议过程中带领规划局评委对“春茧”方案有更加明显的指向性引导。在评标专家讨论中,结构、经济等专家一致认为日本佐藤设计的“春茧”的方案是不可行的!其中有多个专家在私下称其为:“胡闹!”。除规划局自身的专家(包括黄)之外多数专家认为“海之贝”方案是一个很好的方案,有很好的可实施性和经济性。规划局作为组织方,不顾及多数专家意见,一意孤行,并在多数专家对“春茧”方案基本否定、没有达到规划局通过“春茧”方案的局面下要求当天的专家会不形成结论,几日后规划局又单独组织专家对日本佐藤设计的“春茧”进行研究,反而认为日本佐藤设计的“春茧”可行了。这么大的反差,其中颇有蹊跷。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做法,让我觉得黄有不择手段,非要让“春茧”通过之嫌。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几个评委不愿在媒体上说出评比经过的原因。基于以上三点,我对日本佐藤设计的“春茧”方案获得专家评审第一产生深深的怀疑,现在提出来请网友明鉴。

这名招标组织者除了继续在国际评委邀请事宜上做伪证,对自己邀请的国内评委也是既数不清数又存在着不信任:国内评委除掉规划局和南山区代表,剩下王富海、袁奇峰、冯越强、钟训正、戴正雄、舒兆良一共六位,仅有王、冯两位属于深圳评委,何来“其它国内评委大部分为深圳本地专家。与规划局有着比较密切的关系”的说法?

这名愚人节的伪证者还是一名糟糕的不负责任的招标组织者,如果如他/她所言“有人通知了日本佐藤设计方关于评委的信息,这个违法违规的人是谁?”因为全部评委名单正是由组织者最后联系确定并有责任保持不扩散。对评委发言各有所向的褒贬评价,这位发出“这种明确的指向性是不是也属于违法,违规呢?”置疑、可能希望评委都言不由衷左右而言它的组织者就更显得逗乐了。

不知道这名招标组织者是否是规划师,如果是也必定属于那种为害城市的规划师,因为他/非但没有节约用地的规划想法,也完全忽略了标书上节约用地可持续发展的要求以及其它投标机构对此条要求的无所作为,反而将节约用地这种在人多地少的中国及土地难以为继的深圳本来就应该有的“普适”价值和原则,当做规划局某人与日本设计公司+北京建筑设计院共谋的证据,这就象没环保理念的人指责共同具备环保理念和做法的人是私下串通一样的荒谬。而当初要求标书强调节约用地,也是对同一规划院将过大的30公顷土地规划做区级体育中心的一种补救而已。

至于其怀疑的第三点,将国际评标之后的一次专题专家会上的情形用来论证国际评标结果的不公,且不说其描述的情形是否客观(比如这个会议本身就不是评审会而是一个偏重结构工期预算的论证会,事先也不要求评审结果),这样的论证逻辑就有问题。

当然光从这位fightingdreamer的言论中还不能完全确定他/她是一位伪证者、逻辑与算术混乱者、不负责任的糟糕和逗乐的招标组织者、漠视节约土地的规划者。因为堂堂的中国某规院深圳分院不至于使用这么烂的人。如果真的是这么烂,也可能是在这件事情上一时地烂,而不是经常地烂。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也许只有借用某些烂人的逻辑才能解释这件事情:这些平时不怎么烂的人在这件事情上之所以变得不客观公正负责,是因为有偏差的立场甚至利益。在评标会场,投标机构代表李兴钢让某规院深圳分院领导为其牵线认识其他评委。而中建院在评标之前就将招呼打到了深圳规划局领导层。既然这个院如此热衷于钻营并且与招标组织者有如此的人脉关系,其国际评标中的第三名方案在后面没有法律和公信力的各种操作中反超第一第二名变成中标方案就很值得怀疑。在深圳市、区政府作出维护国际评委结果时两个中字头的规划与建筑机构的某些人的过激反应,就更说明其中的猫腻——基于以上几点,我对中建院设计的“海之贝”方案获得公众评议第一并中标产生深深的怀疑,现在提出来请网友明鉴——当然我这是模仿了一种烂人逻辑,你们可以不相信这种烂人逻辑,但关于事实部分,我可以保证其真实性。

还有这位化名“建筑师一礼拜了”也射出一根这样的暗箭:

…城道…博客,老在拿专家评审第一说事,可我记得前些时间我们规划局通过一个招商银行办公楼的方案,也是在我们深圳的投标,同样入围2个方案,再对这2个方案进行各个环节的评比,最后实施的方案在专家评选中是恰恰不是第一名。所以招标第一名真正的定义是各个环节的综合第一,而不是狭隘的专业专家第一。黄身为本专业的业内人士,这种偷换概念的做法太过卑劣,不择手段!对了,我突然想起来,黄在知道招行办公楼的方案是一家国内设计单位做的时侯,黄说;“怎么不选国外的啊!”原话。这就是一个规划局副处长的意见!和黄为伍,我们很惭愧!我们单位都知道黄副处长是不好惹的!圈里人都知道.

这位自称是规划局的人,用来举证的恰好又是一个据我所知的错误信息——招商银行办公楼招标方案未经规划局备案,其综合之后的结果也不为规划局所承认,且其自行组织的投标机构中原本就没有国外机构——所以“怎么不选国外的啊!”这样所谓的原话证言就不攻自破了。这样热衷伪证的人,如果真的是待在政府部门确实应该感到惭愧。有朝一日这样的“一礼拜建筑师”若掌管了建筑设计招投标管理、以“各个环节的综合第一”作为招标第一的真正定义去忽略和削弱评委评标的权威性,那将是中外建筑师及深圳建筑的噩梦!

另一位“BBGoo”和媒体上的李兴钢都质疑国际评标不该或不必给方案评选排序:

首先经过专家评审会确定3个方案”在城道大人这里怎么就成了需要一锤定音的评标结果了呢?还有排名,到底是哪条哪款授予城道大人给出这个排名的权力?候选人有排名吗?选择题有排名吗?评标结果出来之前这种先入为主的排名到底其依据在哪里?任何专家都有自己的评价标准和角度,专家们只表达同意不同意,何时分出伯仲来?假如专家评奖过程就等同政府项目的现场办公,那何必有后来的“征求群众意见”、“南山区政府审批”?

评标给方案排序是国家相关法律、惯例、本次招标评委工作手册、评选计分方法和现场评委签名确认的评标结果都清清楚楚界定的,为什么一些投标建筑师那么害怕以内行为主的国际评委的评选排序?这些建筑师为什么那么看重外行的“群众意见”和“政府审批”呢?想必是其内务不精希望通过外务来浑水摸鱼吧?难道某些中国建筑师就真的这么没出息吗?

以上引用的话基本来自于愚人节的四月一日,其意思都是通过集中质疑南山体育中心国际评标结果的公平与权威来为第三名中标方案来说事。我想提醒这些愚人:如果连国际评标的结果都要置疑和推翻,那么这个所谓的中标方案连国际评选的第三名(勉强入围)都得取消,其中标的一点点基础也都要坍塌——连这点逻辑都不懂,这不是自取其辱作茧自缚么?

(附记:4月10日此次招投标组织方人员申明:通过ABBS网站核实:fightingdreamer发帖地址源于北京,所以该人属于借用该院“深圳湾体育中心项目组织者名义,在ABBS(建筑论坛)中就深圳湾体育中心项目发表诋毁性文章”,与该院无关,因此该院领导也要求我的文章中隐去该院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