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不爽无聊的会

今天下午开了一个最不爽的会议——南山区约着听取南油购物公园规划方案。本来以为他们关注并想特殊扶持照顾的在南山成长的某安娜床上用品企业的厂房改造,我也带着为其解决问题的态度和建议来,没想到却成为大佬们宣威发泄的口子。这种宣泄源于:选择南山区体育中心项目竞标第三名做中标方案的决定受到市规划局和市政府的否定;这些年来地方政府积极花钱做事大干快上时常常总碰到规划碍手碍脚;最近的2.27火灾估计也让南山区负责官员焦头烂额。

除了全面否定我觉得较好平衡小学、公园和商业开发布局关系的南油购物公园规划方案,南山具体提出的要求让我匪夷所思:为了使区里投资一亿三千万的南海大道景观改造和也是巨资建造号称中国第一大的人行天桥不显得白做了,公园应该敞开在南海大道上(实际公园在南海大道和创业路上的展开面及通道总宽已达200米);公园临了大道那么商业开发只好放到里面,放到里面的商业会遮挡小学的担心是没必要的,如果担心商业开发分隔了小学与公园的相邻关系,小学可以拿掉,南山区不在乎这个;住宅房地产为南山税收所做贡献有限今后要限制,这里也主要做商业,要有像中信广场那样大的商业,广场也要大。

最关键是南山老大撂下狠话:以上意见都不算数,如果不首要回答他的两个问题:规划应该谁来作主?规划应该为谁服务?而老大凭他这么多年的地方行政经验,作为精英管理者也不是不懂规划。南山商业文化中心区轴线步行街当年是他力主放到6米高平台上,现在证明在与规划的分歧中他是对的。

会后老大的部下都觉得过意不去,觉得我修养好,骂不还口。呵呵!我面色平静地听着那些狂言的时候,是考虑过让杯子掉到地上的可能性。但越听那话就越觉得不靠谱,于是就为南山节约了一只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