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猪年办公室的最后一个下午

一个人在办公室,上农历猪年的最后一班,不习惯但享受这样冷寂的下午。 交完廖教授要的文章摘要,打听好最北的航班,酝酿着一次寒冷之旅。 是不是趁这冷寂的午后,盘点和展望一下? 我感觉走到了分水岭。 已经厌倦在这个僵化的规划体系中虚耗,除非可以改革。 已经腻烦双年展的繁杂事务,除非能建立起规范的机构和制度。 已经不忿各个重要公私建设项目建筑设计运作的低下和猫腻,除非能制定新规则。 已经疲惫于那间越发杂乱堆积的办公室,除非能清盘、回炉和充电。 已经困惑中年人生的未来,除非可以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