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为什么老是挫败

好像老是要和南山决策者对立然后被挫败。

最早1996年初做南山文化商业中心调整,想改变前一版本一味的高楼堆砌,纪念沧桑变迁的岸线、开辟悠然见南山的视廊、留一片不填的内湾、想更遥远的深圳湾填海。结果被当时的南山决策者挫败,直到1998年邀请布里斯班规划机构来做的规划才部分体现了我当时留出水面的做法。

2003年新的南山决策者要把南山文化商业轴线的二层步行街拓宽到五六十米,全盖板下面走车。据理力争的结果,20米宽的尺度保住了,但一个两层立体的步行街被分成了上面步行下面走车,轴线的商业价值受到了损害。

2004年南山文体中心改造,建议有所保留新旧融合维持那片的多样性和宜人尺度,但还是敌不住决策者要一万人同时跳舞的大广场,全部推倒重来放体育场馆、剧场和大广场。后来的国际竞赛也不知被操纵成什么结果。 2007年南山区政府要在南海大道和创业路修超大景观人行天桥,当着主管城管市长面反对,结果还是无效。

现在最严重的分歧是后海体育中心。12名国际评委在7个方案中投票排出名次,结果南山决策者偏挑免强被评为第3的方案来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