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未分类

如何看待勒 柯布西耶的遗产?

柯布就是这么个永不停笔的老头

勒・柯布西耶什么时候来到中国的?我是说他的影响力,比如其著作《走向新建筑》所提倡的适应机器时代的建筑设计思想、其现代主义建筑5项原则、其高效、健康、快速建造的现代主义城市模型“光辉城市”,可能需要好好考证一番。但真正的柯布原作手迹来到中国,则是6月13日在深圳华·美术馆由AUBE欧博设计主办的“勒・柯布西耶——巨人的建筑”展览。感谢冯越强和他的团队在建筑市场的冬天,拿出这么高端的展览来鼓舞同行!

他的接近毕加索风格的绘画

即使不是建筑圈内的人,比如规划师、画师、雕塑师、设计师、写作者,或创客,或对新奇、对如何敏锐捕捉时代转型变迁感兴趣的人,都适合来看看,因为柯布就是这样的多面手。

甚至那些一在老城狭窄街巷中堵车就想扩宽马路或呼吁推倒重来进行旧改的人,那些喜欢开阔广场、草坪、立交桥和高楼这种现代化城市的人,那些将住宅看作挣钱机器总是用混凝土框架盖最实用最少装饰出租房的珠三角村民们,都应该来看看,因为柯布不但是你们的同路人,他实际上就是这些做法的发明者,或发明者的代表。我们甚至可以说,他是现代或者说中国当下城市化环境模式的塑造者。

在这个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精心保护之下的柯布遗产——几乎是毕生都在创作但当时客户知音相对寥寥的艺术、设计甚至是乌托邦。但在广大的中国和世界,他的设计遗产其实早已无处不在,包括他没得逞的用标准化摩天楼改造拥挤狭窄的老巴黎的提案。所以在观看他遗留50年的部分遗产真迹之时,我们要想想,我们今天该如何看待柯布的这份遗产?

混凝土和人体模数是他的标记

家具设计

朗香教堂模型

马赛公寓模型(深圳版就是雕塑家园)

他的从绘画、雕塑、家具设计、模数研究、建筑设计、城市设计的大跨度创作中,越往小,越能表达他感性、生命张力和神秘性的一面;越往大里,就剩下理性、机械和空旷失度的一面。他为机器/工业/现代主义的建筑确立了新的原型和原则,成就了他在现代主义建筑历史上的祖师地位。但当他把同样的机器/机械思维用来构想明日城市时,城市成了他的个人乌托邦,这时他走到了城市的反面。深受现代主义城市规划和城市更新其害的简・雅各布斯愤愤写到:“最知道怎样把反城市的规划融进这个罪恶堡垒里的人是一位欧洲建筑师,名叫勒·柯布西耶。”

他的巴黎改造计划

当然我们不能把现代主义之后的城市问题都归之于他,他只是做了他个人的关于城市的极为有限的探索。遗憾的是后人只是简单继承了他关于城市的机械的/自上而下/个人英雄主义的思维,而没有丰富和发展他的健康理想的城市设计。 我个人认可也会继续延续他的这些探索: 1、城市应该集中集约; 2、建筑应该架空; 3、架空之后的地面应该是连续的绿地(我们现在称之为生态系统); 4、屋顶花园(我们现在也会做农场)。 并补充这些系统:

1、反对他的汽车优先做法,用新的架空个人化轨道系统/慢行系统代替汽车交通;

2、基础设施也可以架空并随架空轨道/慢行系统和架空建筑来铺设,同时采用分布式和智能策略(则小范围内独立自足并尽可能低碳);

3、给公众参与建设、灵活使用和改变建筑提供可能(即城市建筑都是可生长调适变化的系统; 4、恢复街道/广场作为城市生活的活力载体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