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生活

飞走的鸟儿

午后坐在沙发上,一抬头,一只小鸟停留在阳台嘞杜鹃的枯枝上,头上戴着高尖的黑帽,正在寻摘着最后几片绿叶。它的旁边,还有另外一只同样的小鸟,也在刺丛中寻觅着。我看呆了,不敢动作。后来悄悄去拿相机来,却发现鸟儿没了,只剩下那盆老枝萧杀的嘞杜鹃。甚至,不知何时,日影也没了,只有瑟瑟凉风,恍若隔世。仿佛2008年的第一天,那暖暖冬日,那两只戴帽的鸟儿,都是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