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双年展

双年展中

下午双年展秘书长召集几方人马在展场咖啡厅协调开展以来的问题,理顺展览期间的管理机制,落实展览期间的维护管理、讲解服务等方面工作。

针对“公众看不懂”的老大难问题,我建议每个作品还是将其海报贴在旁边,再附上策展人简评,并留块空白地给公众留言。尽管这次能争取到出版物开幕前发行,辅以各种导展地图和折页,还是不够,需要同时加紧做一份小导展手册给义工和公众。年关将至,双年展明信片和贺年卡也会比较受欢迎。而我建议的双年展花布,除了开幕式用来做台布,好像还没有在其它场合出现。

昨天论坛也谈到双年展场地问题,是老在游牧状态还是要定居下来?杜鹃建议用流动的方式来不断影响各个城区的发展,也是一种永远将双年展和城市发展保持同步互动相互介入的一种方式。但是,老处于这种漂泊状态,其实很辛苦,非标准和固定展场带来的挑战和巨大的工作量是经历过两次漂泊的我不堪细说的。矛盾还在于:策展人和主办方的职责分工界限到底在哪里?像这届将作品运输、布展、参展者接待都打包给了策展方,专业媒体宣传打包给了〈城市中国〉,主办方倒是省事了,但还是出现了一些媒体、作者接待不周的问题,最终还会影响双年展的口碑。昨晚专业评论家i-fang的批评就让我很担心,上届他应张永和邀请,评语是“一次有品位的娱乐”,这次呢?

所以这届下来,应该整理一本双年展办展手册,将双年展的所有事务、角色、分工、岗位、操作都要好好归纳总结,不能每次都是新班子新人马摸着石头过河,在战争中学习战争,这样成本太高太辛苦。

这两天的报道还是比较多。难得晚上坐电视机前,居然错过了央视新闻360关于双年展的节目,只好等到深圳都市频道的〈第一现场〉,才第一次看到电视屏幕上的双年展。其实即使我天天在现场,都没好好看过所有作品。所以通过报纸电视,还是能够丰富认识双年展的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