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双年展

双年展未知数

前两天一个人在家先看了开幕式导演寄来的片子。两个侧屏要放的是深圳和香港,主屏则是大同、汾阳、北京。五个城市基本都是一种角度(边缘景观)、方式(定位摇拍)和节奏(缓慢),虽然能使我静下来,但很担心开幕式上的人是否有这种慢心情来欣赏。

今天和领导等很多人一块看,大俄都有同感。我预期那种三峡城市死与生的超现实大场面也没有,侧屏与主屏在内容、节奏和音乐上的对比反差也没有。为了尊重导演作品的独立完整,建议作品在场地侧屏放,主屏在更大范围的素材中剪辑成一个更短的集锦来播放。

当晚这一意见遭到了贾樟柯的强烈反对。他说我们看的还不是样片,他已经调整了节奏和音乐。如果对他没信心就不要播放了,再剪一个他肯定不干。

南方都市报周六的深港专版用了5个版面来讲双年展。其中对上届的回顾是下了功夫,至少记者把给的纪录片看了一遍,将里面的评论摘了下来,还访问了欧宁。报纸用欧宁的话做了大标题:如此先锋的双年展并没有被深圳好好消化。说得很好,确实如此。

因为其他报纸没有双年展踪影,我有点急,希望办公室从下周起,每天召集记者报一些料,比如双年展已经上街的抽象宣传品能不能通过报纸作些通俗具体的解说、双年展自行车出来了能不能专题推介这个计划、上届的书出来了能不能跟媒体及深圳文化届做个介绍、开幕式能不能透露点片花吊吊胃口……这样下去就能撑到开幕都有双年展消息。

周六去展场转悠,顺便带儿子去看侨城的设计展。那片熟人真多,碰到何香凝的馆长和冯博一几个,还奇怪我比较悠闲的样子。也许他们觉得我还应该像上一届那么焦头烂额的样子吧?

确实还有很多事没理好,开幕式场地、流线,论坛,宣传……又有作品模型卡在海关了,又有作者补贴不够了,策展团队署名有疏漏了,纪录片费用上涨了,唐英年不来参加典礼了,领导要听汇报了……

希望总会有分工将这些事情解决掉。我最没底的,其实是没有任何人看过的所有作品的呈现效果及其构成的展览水准。展场这两天摆上来的作品,只能说未见全貌、参差不齐、有喜有忧。Domus的编辑在侨城碰到我问起深圳双年展评论的事,我只能告诉她:写上一届的还有点儿把握,这一届,还是未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