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周五南美帮东湖小聚,又逢满月。和上月南美的月亮相比,少了清泠多了朦胧,少了银白多了昏黄。 检讨作业,只是惭愧,考察心得没写,就是流水账都没记全。

城市中国催我深港的稿子催得我不好意思。熬了几晚,今天终于凑齐。

周日评南山体育公园方案一天。好方案确实不多,请来的老院士老专家狂批唯一我觉得有想法有创造的方案,我憋不住为了我理解的城市设计和建筑学放起炮来。幸好蓝天组的Meachel Voalf、Rainer Pirker、严迅奇事务所、欧博事务所的建筑师的观点和我都比较一致,才不至于让一个好方案被老一辈革命家们枪毙,尽管这个方案是日本人干的。

今天建筑地图出了打样,国际化方面欠缺很大。没专人专款,合同职责不明,怪别人也冤,只好将就了。

领导问起双年展其它事,除了开幕式主持没定,好像还没冒出太多问题。当然宣传动静还是不够,尽管大家都在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