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一些零碎的感觉

因为修地铁,红荔路老图书馆以东段的行道树一下子没了,两边局部粉刷过的旧建筑裸呈着,像一个熟悉的老年人突然没穿衣服那么陌生和令人尴尬。

最近南方都市报追踪报道银湖别墅业主违章改扩建问题,专栏作家秋风认为规划不能限制和干预业主依据物权法以改扩拆建方式处置自己的财产。这一观点有失偏颇。一般来讲,别墅土地是整个别墅区业主共享,因而业主除了房产,并没有拥有土地的完整产权,对土地的任何改变应该首先征求小区同一宗土地所有业主的意见。即使业主拥有独立住宅土地与建筑的完整产权,也须尊重本地区的城市规划和邻居的相邻权利,而不能在自家宅基地里随心所欲。规划权和相邻权相对来讲其实起到维护社区整体利益和物业价值的作用,如果一个人随意改变自家住宅的面貌、面积、环境,甚至忘了修剪草坪,都可能殃及片区物业价值从而受到邻 居相邻权的约束。

日光总是横斜得很快。晚霞和霓虹在阴霾中沉闷隐现。

与史建六人坐侨城粥店外竹林外喝粥,灯下讨论上届双年展文献书稿,差一人凑成一著名帮派。

和杜鹃及其朋友尼古拉晚上坐在白石洲城中村的街上喝啤酒,觉得眼前热闹的街景亦真亦假,如梦如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