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城市研究

为光明写过的部分文字

从2006年开始接触深圳光明地区,已有8年。光明通过城市设计竞赛/工作坊所确定的绿色城市定位仍在实践探索中。这期间也有一些国外研究者来了解光明的规划历程,我从博客里整理部分文字,作为这个历程的注解。

来个国际作坊?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oel9.html new-radiancityoranti-radiancity?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oeiq.html 光明初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oeid.html 光明作为砖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oehv.html 光明的问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oegx.html 光明新城作坊(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oegw.html 光明新城作坊(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oegy.html 为什么要反要后这个现代?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oefn.html 光明还要宣一宣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oefm.html 任重道远的规划实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oee9.html

7月4日

上午新加坡人受另一个规划部门邀请委托来介绍光明中心区的规划工作——原先说是对光明已有规划按新加坡开发指导规划的格式进行成果转换,结果完全是另起炉灶,并且将光明规划倒退到现代主义规划和计划经济色彩的居住区理论实践中去,也就是说道路以高等级主干路为主,流畅宽大;配好区级和居住区的中心,住宅就是纯住宅不要混合其它功能——呵呵!香蜜湖、益田村、梅林村、侨城填海区……不已经是这么规划的么?华侨城、东海花园不就是学的新加坡么?

从叫板到跨海取经,最后落实到花四百万请新加坡和尚来为光明新城念经,却没有注意到这样两个事实:新加坡是公认的乏味和缺乏创意的国度;从06年以来光明新城中心区城市设计国际咨询系列活动已经汇集的全球创意建筑师(矶崎新、库哈斯、Winy Mass、Rainer Pirker、Cj Lim…)、著名院校(MIT、港大、清华大学…)及各方面专家(张钦楠、王澍、夏铸久、杨保军…)的智慧及创意。

当年国际咨询公开报名时,这家报了名却根本入不得评选专家法眼的的新加坡邦城规划设计公司,没想到却守着新加坡政府的大树,捡到了喊着叫板学习口号一头撞过来的深圳兔子。

很多深圳规划官员反映说看新加坡人的光明规划总图就是熟悉和顺眼;深圳交通研究中心的专家也通过计算屡屡认为中规院根据国际咨询优胜方案所做的光明规划满足不了汽车的要求——岂不知这两种说法都充满着悖论——越是熟悉和顺眼的东西包含创新内容的可能性就越小;越是按宜车原则优先解决好汽车出行问题(事实上也永远解决不好)就越是损害着绿色和宜人的城市生活。还有一种担心,认为优胜方案将开发量做“垂直城市”和“城市地毯”这样的两极安排,太高者如“垂直城市”投资和技术限制都难以开发,太低者如“城市地毯”因为包含现状建筑如要改造没有足够容积率也难以开发。因此新加坡方案的均质开发可以普遍适用和可行——这是一种更有害的想法,如果所有现状建筑和社区脉络都因为有足够容积率(事实上再多都难以满足开发的胃口)可以推倒重来变成高楼林立到处风行的地产楼盘围墙小区,光明也就没有任何创新特色和宜人城市生活可言。正是有高度和密度控制的“城市地毯”,使得现有建筑、街道和社区能够以一种逐步更替方式进行改造更新,从而保持了光明的多样性、复杂性以及城市生活的趣味与特色。 光明的曲折路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oecj.html RainerPirker与光明:缘分与遗憾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vudp.html 新新城:回到现状的再思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1ar36.html

绿色能多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1f2f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