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在路上(16)10月14 迪拜-阿布扎比

从迪拜到阿布扎比130公里的道路刚跨过一半多,阿布扎比的绿化就先声夺人,沙漠公路两边的树木渐行渐厚,郁郁葱葱,阿布扎比酋长国将绿化作为国策几十年持之以恒所取得的成效,比迪拜的各种建设奇迹更令人敬佩。尽管迪拜营销有道,时不时弄个名人到帆船酒店托盘状的直升机平台上挥拍挥杆,放出宁做鸡头连第二都不屑的口气,很多开发都充满梦幻豪情和喧嚣噱头,弄得世人如今只知有迪拜,想当然以为迪拜就是阿联酋首都了。但到了阿布扎比,才发觉阿布扎比沉稳、扎实、动口不多,出手不凡,真正有王者气。从七十年代建国确立首都,看得出阿布扎比有严格完整的现代城市规划,街块方整、道路井然。因为地块划分细小的缘故,建筑大都是二三十层的点式高楼,整齐地摆在那里,象个被放大的深圳城中村。这种秩序感从总体上让阿布扎比比迪拜更容易被认知和把握。尽管没有帆船酒店名气大,但阿布扎比酋长宫酒店更大更新更豪华,而且这种豪华不是帆船酒店那种元素堆砌的豪华,而是更古典更中规中距符合阿拉伯王室身份的豪华。

幸运的是上次来这里吃饭碰巧遇到的阿布扎比文化区展览依然还在。高高兴兴带大家来到门口,却被保安拦阻,被告知说这一时间只给里面的VIP看。这VIP是谁呢?正是来评议位于文化区的国家博物馆竞赛方案的国际评委,而马清运正在其中。本来到酋长宫酒店吃饭参观也兼着与老马见面的,于是就在展厅前的咖啡厅坐下约他。一会儿,黑衣花衬衫的老马溜号出来,以策展人身份,见到了我们的双年展组委会主任。咖啡端了上来,老马敏锐地提醒我们注意咖啡白泡上的粉末——那是一小撮金箔——酋长宫酒店奢华的小注脚。阿布扎比人的豪气当然不限于此,老马告诉我们酒店大堂正在搭装的是阿布扎比电影节当晚开幕的舞台——还没听说过这个节不要紧,阿拉伯人已经收买华纳兄弟和派拉蒙两个全球最重要的电影公司并让他们来操办这个电影节。凡事做到国际顶级,这就是阿布扎比人的方式。萨蒂亚岛开发中有块2.6平方公里的文化区,文化区里有四大文化设施:古根海姆博物馆、卢浮宫、演艺中心、海事博物馆,从冠名上就能看出其文化野心,再看看分别承担设计的四个建筑师:弗朗克.盖里、简.努维尔、扎哈.哈迪德、安藤忠雄。这四项设计的影响,相当于歌剧的三高联袂,也相当于江湖的东邪西毒南丐北帝同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