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在路上(16)10月13 迪拜

即使来自于一个曾经以“一夜城”建设速度著称的城市,我依然惊诧于迪拜不到一年的变化。如何描述迪拜是一个问题——到处高耸的高楼、平铺的大Mall、奇观式的填海、各式主题公园式的开发——如果有什么理解不了,只要耸耸肩说“这就是迪拜!”就行了。

另一个酋长国首府沙迦就贴着迪拜东边,也是出人意料的高楼遍地。这个原先就以文化和空港中转而比迪拜名气大的城市,现在成了迪拜的卧城。本地人因为迪拜高涨的房价而纷纷变为迪拜上班沙伽住家。萨伽与迪拜的无缝连接和无差异化的趋势已经不可避免。迪拜与相隔140公里的阿布扎比顺海边蔓延成一片也指日可待。库哈斯的AMO更是敏锐地收集和发表了《海湾》的城市发展研究——科威特城、多哈、阿布扎比、迪拜,这些海湾国家城市凭借石油财富所进行的城市建设是争先恐后,需要追问的问题是:尽管财富和现代技术可以支持这一沙漠干旱地区的大规模城市开发,但是这一地区未来的经济人口及和生态环境能支持吗?

晚上到迪拜老城和博物馆附近,到处是印巴劳工在街上发呆。好在有伊斯兰可兰经清规戒律的严格约束,迪拜这个85%外来人口的城市没有像广州深圳那样发生很多外来人口的犯罪事件。但是我还是纳闷:宗教能代替夜店、大家乐舞台、卡拉ok、酒甚至色吗?那些头巾长袍面纱在宅院深处褪除之后是什么样呢?人之初,性相近,宗教和习俗底层的人性和欲望相信都是一样的。中东地区经常将人弹恐怖作为一种抗争手段,也许是宗教和人性在压抑之后的极端表达吧?

上次对迪拜的沙滩海水没有印象。这次走到海边,先是脱了鞋用脚来体验沙之白细和水之清洌。到后来我抵抗不了这无边青碧的诱惑,穿着长裤扑进了大海。阳光还好,并没有炙热到不可忍受。水非常光滑清爽,甚至我感觉不到海水的腥咸,仿佛这是一池甘泉玉液——掀开中东油星漂浮硝烟弥漫的想象面纱,波斯湾竟是来如此的清水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