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在路上(12)10月1-2日 米兰-香港

尽管在米兰过了两夜,但朝十晚六的商店开门时间,让我们喜欢购物的同伴很不过瘾。早上十点多约定的司机把我们送到米兰国际机场。站在机场门口,能眺望到北边天际隐隐约约的阿尔卑斯山。翻过雪山,就是风景优美的瑞士和法国。这一行的排行老大,一路的自助行下来,胆子练大了,决心继续利用国内的国庆假期,改变回程只身跑巴黎一趟。而我们其余三人,就按既定计划,经法兰克福转机,回到香港,彻底结束我们的自由行走。

总结我们的自由行,其实也很简单:

当然事先通过网络能订好酒店最好,不行的话,就到每地的游客中心咨询景点和酒店信息,付几欧就可以定好酒店。如果游客中心下班了,让的士司机带着找旅馆也是个选择,再不行至少你可以先找一个中国餐馆,犒劳胃的同时再通过老乡,帮着找间旅馆想必是没有问题的。交通方面,城际间最好利用欧洲密集的火车网络,城市里小范围的老城最好是租自行车。

自瓦特发明蒸汽机后,欧洲基本上在一百年前就完成了铁路网络的建设。使用欧洲铁路系统和国内的体验完全不同:在国内使用火车站是件需要准备勇气和力气的大事,首先靠近或离开一个火车站在人家这里往往跟进出一个百货商场没有区别,在我们那里却是比较艰难的事情。我在深圳这么多年也经历过火车站门前的多次改造,但我始终不知道要接送客人应该在哪里停车,尽管国内每个火车站前面都有一个大广场用来组织交通顺便增加你拖着行李行走的距离。当然依靠的士也是一个选择,但当你一旦走出火车站碰到一个一个主动热情的拉客服务时,你会觉得自己是一只穿行在陷阱间的猎物。最终相信你也能找得到公交地铁,只不过需要费些力气拖着行李过些天桥楼梯。再说售票,尽管是一百多年的铁路系统,在德国任何一个车站,如果你还不会使用他们的时刻表或者自动售票系统,你可以径直跑到信息服务台说出你要去的地方,就能得到一张详尽的半天内合适的车次、转换车站、站台编号和到达时间的打印列表。这或许和售检票系统当然也许还有人口有关,他们一般没有像国内独立气派的售票大厅和候车大厅。省掉这些大厅可以使车站更加便捷和一目了然。德国火车站除了个别尽端式在一个平面出入外,基本上都是从地面站厅(商业街)层往上进出站台层。站台上你还能预先看到所乘火车的车厢编号和等级情况,让乘客不用等到火车停稳之后因为要找车厢而在车头车尾间慌张乱跑。

在德国难得看到的新火车站是这两年才完成的柏林中央火车站,尽管要接驳的交通方式更多更复杂了,但仍然延续了大批一百年左右的火车站所共有的简洁清晰的传统。中国铁路部门凭借经济增长一直在努力修建铁路,我不知道哪一天才能赶上欧洲的铁路密度。听说北京西客站和上海最近的一个大圆车站都是大到让人找不到北的程度,过去我以为这都是铁路事业极其重要和复杂的体现。德国这一票火车任意坐下来,才知道上火车站可以像上商场咖啡馆那样简单(事实上德国很多火车站都直对着城市中央步行街,相当于其端头的一个商场咖啡馆)。深圳在2011年大运会之前要建成龙华中心站、福田地下站、布吉枢纽站、龙岗东站等一批火车站,但愿所有主事者都能有共识地将这些车站弄简单一些。

至于所看的欧洲三大艺术展,似乎未能像预期那样成为旅行的高潮重点,至少展场内的体验并没有强烈和丰富过一路上属于展场之外的体验。当代艺术的多元和无边的实践已经呈现疲态,在观念推出、问题探讨和视觉呈现上都很难有所创新突破。资源也开始枯竭,需要亚非拉的异惑文化思维来提供新鲜血液。这也是中国艺术家踊跃出现的背景。当然这也可以看成中国艺术界的机会,把握经营得当,说不定也能打起一面旗帜,引导一下潮流趋势。至少这些艺术展看下来,我对专门探讨城市化/人类聚居生存为宗旨的深圳城市双年展更有信心。因为在这一领域较之纯艺术,有的是问题需要关注和探讨,不怕脱离大众自说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