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在路上(1)9月20日 香港-柏林

很久很久以前,在大学里厌倦的时候,曾经动过休学一年到处漂泊的念头,也曾经差点就拿起背包跑火车站随机搭车做一趟没有目的地的旅行。当后来读了凯鲁亚克《在路上》,知道当年的那些想法属于“垮掉的一代”时,我已经老了,并且因为长期参与一个奇迹般膨胀成长的城市的规划工作而处于随时“垮掉的”的状态。我庆幸自己在有时间没钱时将祖国的偏远边疆都几乎走了一遍,做过丝绸之路、大西部这样的主题旅行,也在刚领工资的那几年顺水而下做过长江主题行。再后来,渐渐地,出门就是出趟公差,旅行就是旅游团行。我越来越将出门视为畏途,五一十一黄金周里更喜欢的是呆在窝里。当年我进入到塔克拉玛干沙漠中间的大河沿时,决心有一天开着一辆吉普车,再来穿越这片神秘沙漠。现在我几乎每天都开一辆吉普,却只是在城市里排放废气。我甚至对出差国外都提不起兴趣,除了这一次,因为有个去欧洲开会的机会,我想到了10年一遇的欧洲三大艺术展,才有了一点出行的理由。可是拖来拖去,转眼都快到9月下旬,“十一”假期还有个故乡的初中同学会。到广州办完意大利签证回来,又听说10月中还有一趟南美洲的差一定要我出。呵!所有的旅行都挤到了一块,使得任何一趟都让我发怵起来。我能有所取舍吗?我甚至希望我的老板能帮我做个不去的决定。

直到德国意大利之行出发的当天,还没有确定路线和导游,四个同行者在去香港机场路上才第一次讨论行程。是做个懒汉跟着导游有效率但没有自由地走,还是要自己做主进行深度和自由的行走?这需要抉择。飞机从法兰克福转到柏林已是当地时间十点多,一个据说是学医的上海女士让女儿当司机,把我们从进城道路拐向偏僻小路送到了一个像是宿舍楼改成的小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