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双年展

双年展太多事

周五周六都在和策展方、双年展办公室一起讨论,为预算为宣传为执行弄得很疲惫。 提了些建议:

比如今年策展方提出的8字交圈的独立logo与上届的矛盾。我希望在原来米未设计的黑白方块像素系统里来生成,如代表深圳香港的SZ和HK可以用像素格子来写,两个城市交圈的8字圆环可以特别用红蓝水墨手工涂勾。等于在原来的黑白方块系统里强加手工和颜色,制造本届深港合作一国/展两制的特别效果。本届新标志和原有展览名称的中英文像素写法就可以组合在一起使用。

关于城市再生主题不够明显,建议对各地泛滥的旧厂房改创意园区做一专题剖析展示。另外展场可开辟一城市再生资源站,将深圳和日本的垃圾分拣收购站各设一个,现场运作,对比其观念、方法、技术的差距。那位会将旧家具重组使用的社区老伯也请来当场制作。

我觉得展览如果要和本地互动得好,本地的参与和努力就不可缺少,不管这种参与的角色是合作策展、秘书处办公室还是作者。单靠外来和尚,那也只能念外来的经,无法与本地共鸣。 所以如何组织更多能与本地互动的活动、场地,包括宣传、赞助、义工,还有太多的事要做。 想想就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