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读书看报上网

报道解读(3)功能分区

光明新区8月19日挂牌,此前新区领导总结光明规划创新特点为:

“创新规划理念。一是‘功能分区,动静分离’的规划理念。按照功能分区原则,在规划上把城市分为经济生活区-静区,商贸金融区-闹区,工业生产区-动区。二是‘七通不平,道路先行’的规划理念。我们将在规划上坚持生态优先,在不破坏原有地形地貌、生态植被的前提下,先期发展新城主要道路、园区路网和配套基础设施,营造良好的生态环境、生活环境、投资环境。三是‘集中建高楼’的规划理念。高楼是城市化、现代化的重要标志之一,也是集约利用土地的有效途径,我们将在新城中心区域,规划建设一批设计精美、充满现代气息的高层建筑群,打造光明新城CBD,树立形象,提升品位。”(2007-08-13 深圳特区报《光明新区“新”在哪里?》)

看到这里我哭笑不得,也不知是哪位规划师为区领导总结的光明规划特点。如果光明还停留在“功能分区动静分离”上,这一年来的光明城市设计竞赛、研讨、研究活动算是白搞了。

昨天读到《南方都市报》评论《新区活力可期待 探索中凸显》让我很惊喜:

“突出‘功能分区和动静分离’,是光明新区规划和建设的新亮点,符合城市功能分区的新型城市理念,但应该注意的是,功能分区和动静分离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一味强调‘分’必然造成浪费和不和谐。例如,居住区主要规划建设各种住房和生活服务设施,但也可开办一些不污染环境、货运量不大的工业企业;工业区主要可规划建设工厂和有关的动力、仓库、运输等设施,但也有必要设定一些生活服务设施,以及某些科研机构等,要保证城市各项活动的正常进行,必须把各功能区的位置安排得当,既保持相互联系,又避免相互干扰。1977年底在秘鲁利马签署的《马丘比丘宪章》,其中就特别强调要努力创造综合的、多功能的环境,提出不要过分追求严格的城市分区,以免损害城市各个组成部分之间的有机联系。”

瞧瞧!这个评论多专业,对功能分区客气了一番,转身拿出对功能分区进行拨乱反正的《马丘比丘宪章》来。《马丘比丘宪章》发表于1977年,这之前主张功能分区的《雅典宪章》发表于1933年。现在距国际上普遍的功能分区主张已经过了74年,距国际上普遍的反功能分区主张已经过了30年——而我们的行政官员在城市规划师的帮助下表达的城市观念还处在1933,这就是我们城市规划的差距啊!俗话说73、84,阎王不叫自己去。这功能分区观念咋就这么深入我们中国人的人心、老而不死、死而不僵呢?而功能混合这种朴素简单的观念,咋就不能推广起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