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十字路口

上周三评议机场新航站楼站前服务区规划,结合专家发言,我谈了几个观点:

1、深圳机场未来定位因为夹在广州香港之间的缘故而不敢做太大的期望,但优越的地理位置以及今后沿珠江东岸及跨江所修建的一些列公路铁路交通设施,将使得深圳机场变成珠三角的中心机场,我称之为珠三角的十字路口。这一态势,如果加上深港机场联动,深圳机场不想做大都难。所以新机场设施应该有门迎四方客的眼光和布局,现在机场是近三十平方公里不可穿越的封闭围城,屁股朝北将所有客流集中到朝着深圳的南门才能进来,显然比较小气狭窄。

2、机场跑道、沿江高速公里和快速路、跨江铁路和公路……这些设施先各自将土地选好,剩下的才是城市能用来盖房子的用地,采拿来做城市设计。这种市政优先的做法只能使城市设计成为下脚料。幸亏有专家提醒了我,其实有些土地是跑道和公路都用不上的土地,可以不填海。这么一说,所有既定的市政边界都应该重新思考和定位,也许水面和码头可以穿越沿江高速进入最靠近站前综合服务区的地方,将机场前的商务区变成滨水码头区。这边界一破,就有太多的好文章可做,太大的想象空间来发挥了。

3、我早说过,专家也不约而同形成共识:进入航站楼的道路不必大老远就对着航站楼的轴线过去,好像拿破仑的凯旋门轴线那样古典、过时和死板。航站楼的门户形象如果说有意义,那也是针对到港旅客,从降落角度或出航站楼时回头的角度,对于到机场离开的人,门户形象没实质意义。

机场地区的问题其实太复杂,可偏偏落到一帮都没干过这么复杂事情的人手里,真是心里发虚的紧。我在这群人中间,不知道算作太年轻,还是太年老。

那天晚上,坐在一块石头上,不知道为什么腰就坐伤了,易曲难直,直到一周后的今天还没完全恢复。看来已是不堪负荷,我如果不能修复自己,也意味着生命到了某个十字路口。过了这一站,前面就是下坡路了,只能服从新老更替的规律,等待着下一代的成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