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读书看报上网

报道解读(1):断头路

28年断头路何日打通?

2007年07月09日深圳商报

天井湖社区惟一机动车道 车辆只能进不能出 28年断头路何日打通? 【本报讯】(记者张家彭)“这条路已断行28年,多年来几经规划调整,但问题都未得到根本解决,小区居民出行太不方便了。”家住罗湖天井湖社区的房先生向本报反映,小区地处罗湖老城区,惟一的通道机动车只能进不能出,影响周边数千居民的生活。 天井湖小区居民大多为原住民,所盖房屋主要是私人民宅,共有30多栋,加上周边一些单位的住宅楼,居住人口有数千人。记者近日在现场看到,小区里目前只有一条通行道路,往西北方向通向爱国路,往南方向本可以通往黄贝路,但因受到住宅区阻隔,社区里唯一的道路变成了断头路。道路南侧一些住宅区高高的围墙,将天井湖社区与外界几乎完全隔开。 小区里的老居民纷纷对记者说,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陆续有单位在天井湖周边盖起办公楼和住宅区,此前小区往南可以直通黄贝路,进出十分便利,因受到新盖房子的影响,小区里的道路最终变成了断头路,一直持续了28年。多年来,小区居民为打通南出口几经周折,最后只好通过向别的单位“借路”的方式,才勉强“挤出”一条供人行走的小通道。 记者看到,“借”来的路为一条仅容两人通行的长50多米的羊肠小道,行人并行时须分外小心。路的一侧为山坡,另一侧是一住宅区高高的围墙,其上面还装有铁丝网。小区老人告诉记者,这条小道原来是条土路,后来居民们自己掏腰包才铺成水泥路,并在围墙上装了电灯,否则小道七弯八扭且黑乎乎的,没人敢走。 老人们告诉记者,他们住在这里几十年了,日常生活常要去南边的黄贝路,比如买菜要去碧波市场、荷花市场等,仅靠那条羊肠小道十分不便。有老人说,几乎每天都会遇到有人问路:车子进来后怎么出去?他们只能回答:从哪儿进再从哪儿出。房先生说,有时开车人不信,就自己去看看有没有路,结果可想而知。车辆只能进不能出,给居民们带来不少麻烦。居民谢阿姨说,有一次某住户家中老人病了,结果救护车开不进来,最后家属只能将老人背出去送上车。居民们最担心的还有消防安全,万一出了火灾可就危险了。 据了解,近几年来,有关部门先后帮社区里解决了统一供水、供电,安装路灯以及路面整修,还建了一个社区文化广场,居民生活条件改善了许多。老人们说,现在他们最盼望的就是早日打通断头路,实现道路微循环,让社区居民和附近4所学校的学生都受益。(请房先生领取报料奖100元)

作者:记者张家彭

这是一件典型的缺乏城市支路的案例。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是总体规划分区规划层次的规划按其相关规定不用考虑也不屑于考虑城市道路网络的最基本构成——城市支路的表达;二是土地出让时划地人员既然没有任何规划和规定提醒,也就不用考虑支路的存在。天井湖社区的无路可走,某种程度上是对深圳城市规划的嘲讽。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据我所知,深圳早期的规划师(后来都成为规划院和规划局骨干)很多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住在天井湖。后来编制法定图则,面对无路可走的现状,也只能强行在别人土地上开辟不通过改造重来就不可能实现的支路。在物权法通过、权利意识高涨的今天,借道于邻,无异于与虎谋皮,实是画饼充饥而已。 那么如何避免出现这种情况?首先最简单的是要求任何层次规划都必须反映城市支路(也许喜欢规划层次复杂的人会说在大层次规划上做不到,但我知道福冈总体规划,以及福冈旅馆里免费的旅游交通图,都能表达城市小到4米宽的支路);如果这一点真做不到,还可以参照福冈的一项开发规定:任何土地建设必须满足的条件是这块土地必须有路可达(同样哪怕4米宽道路都算,这一点可以避免城中村房子过密的问题);如果这一条也做不到,在随便划任意形状土地时,也可引进MVRDV给光明城市设计推荐的一条规则:则任意形状土地都应该在用地或建筑之间保持20米的距离用做公共空间和通道;如果这一条还做不到,那在提设计要点和规划验收时,要求相邻用地各退至少6米并将后退部分合在一起变成共享的消防和日常通道。 总结这些教训,我准备在城市设计标准准则里将以上最后一条变成规则,叫做[相邻用地共享通道]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