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我们为什么不愿意步行?

南方都市报6月20日有篇报道《小区封路 学生绕行》说: “莲花小学被6个小区团团围住,学生上学要从各小区穿行。昨日,与学校相邻的现代园、紫玉花园在小区各出入口装上铁闸门,封闭了小区道路。此举令莲花小学的学生即将面临“无路可走”的困境,而邻近小区的居民也抱怨说,买菜、上班要多走几百米。紫玉花园业委会主任高女士则表示,小区实施封闭式管理,是为了确保业主安全。

小区路封闭 学生需绕行 位于福中路上的紫玉花园,一直以来被附近居民作为通往中心花园和莲花小学的近路。但是从6月16日早上8时起,该小区开始实施24小时封闭管理,居民出入必须凭IC卡,来访人员必须经业主同意方可入内。就在记者采访时,不断有人被拦在门外。其中有一位家长,本想从紫玉花园穿过,直接到莲花小学接孩子,现在只能改走福莲花园,要绕一大圈,多走几百米。

封路为保居民安全据称,该小区有住户200余户,自1998年入伙以来,一直未使用门禁系统,社会人员自由出入给业主安全、小区环境带来巨大影响。正在门口执勤的保安员告诉记者,小区附近有红番区等娱乐城,直到凌晨两三点,依然有很多人从小区穿行,吵吵嚷嚷严重影响业主休息。中心花园还经常出现打架的、吸毒的、流浪的人,业主停放在小区内的车辆,也时不时遭到外来车辆的刮蹭。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后,这些问题都得以改善。紫玉花园业委会主任高女士表示,小区道路闲人免进,一是为业主维权,二是为安全考虑。

居民建议分时段开放 莲花小学背靠彩田路,三面被福莲花园等团团围住,学生上学,只能穿过各小区,而走现代园和紫玉花园,则是最近的一条路。福莲花园是该片区最大的社区,5个出入口全部对外开放。这些出入口分别通往红荔路、彩田路、福中路、中心花园和莲花小学,可谓四通八达。正在巡逻的保安员告诉记者,小区不会封闭各出入口,但会通过电视监控、防盗报警等安全技术防范系统,提高住宅的安全保障能力。

福莲花园居民杨小姐认为,小区各自为政,成为“独立王国”,不利于片区居民的和谐共处。如果小区都封闭了自己的道路,邻近小区的居民买菜和送孩子上学,必然要多走几百米,带来不便,她建议,能否分时段向老人和学生开放。 (本报记者 朱倩)”

为什么不厌其烦引用这篇报道呢?这是现代规划城市典型的现象:城市的开放可达性和社区的封闭管理诉求发生了矛盾。本来这一矛盾可以在规划之始就解决,则确定城市街区合适规模,在每块土地出让时保持土地之间有一定缝隙作为公共通道。但是现代城市规划不屑于解决这些问题。通常的观点认为街区大好(可做大社区,可卖给大地产商或做大工厂),土地之间的公共通道属于微循环,所有层次规划都没有非要考虑的要求和标准。于是我们会发现法定图则上都有很多地块被周边地块包围没有出路。实际上这些被包围的地块只好通过一种既成事实来借用别人地块内的道路。但是,这种既成事实在物权法支持和小区封闭管理的趋势之下,随时会陷入无路可走的尴尬境地。所以有两条规则非常重要:所有建设地块必须有可达性公共道路(高、快速路甚至一般交通性干道不算,因为不能开口,没有可达性)提供服务;地块间保持间隙做公共通道。 第一条日本福冈的开发条例中就有。这条规则不但避免上述报载小学无路可达的局面,还能避免目前大量城中村出现的间距过密道路缺乏的问题。 第二条类似于MVRDV在光明新城方案中提出的20米间距的任意划地规则。这可避免深圳大量建筑相邻间是两条消防道夹一围墙,即使前面有地铁站也是此路不通需要绕行的状况。我从规划大厦出来,不管到前面一百米的香密湖吃饭,还是到四百米的地铁口,都碰到这种无逢可穿加好几倍绕行甚至不得不开车的情况。 当然,即使是大公园,也应提供捷径让大家通行,这么简单的道理竟然碰到来自园林设计单位和管理单位的强烈反对。 城市充满障碍,让人处处碰壁,没有抄近道的快感,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不愿意步行的一个重要原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