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一纸书来只为墙

上午正在与中规院开会讨论皇岗村改造问题,硬是被光明高新区一家企业插进来,反对在其用地与相邻厂家之间设置一条一家一半的公共道路的要求,以便他们更好沿着红线修筑围墙。 我怎么样向这些因为高新而炙手可热、建设可以先斩后奏、持着其主管行政长官要求考虑解决的手书而来的人解释:道路对于城市如同血管对于人体,光有主脉没有支管和微循环怎么运作?就是一亩三分地的农民,也会愿意与邻居共筑一条田埂而不是各修一条篱笆和田埂。 我们这个城市有规划但却吃够了规划没有解决公共支路网络的苦头太大了。某种程度上,规划最关键的目的就是为城市留出包括道路网络在内的公共空间系统。MVRDV在光明的成果中建议可以自由划地,遵守的唯一规则就是保证用地之间20米间距作公共道路和开放空间。面对城市各层次城市规划都不愿意考虑底层支路网络的局面,以及太多的两块地之间一堵围墙再各设服务消防道和出入口从而浪费土地妨碍交通损害城市开放性的做法,我也是一直主张一条类似MVRDV主张的简单规则:凡用地相邻,必各出一半土地建设公共道路(车道7米人行道各3米总共也才13米)。明朝张英曾为家人盖房子与邻居争执而写了首打油诗:“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于是两家各退三尺,留下一条六尺巷和一段佳话。难道我们还没有明朝人的觉悟和制度,可以在现代城市里留下一段段四丈巷(13米路)? 我当然没有时间做以上的解释,面对他们寸土不让的执着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喋喋不休,还等着开会的我失去了耐心, 越来越烦躁。对方看我无法为其排忧解难,脸色难看,也操了起来。我腾地炸了,这还了得!站起来冲向来人。他以为暴怒的我要动手呢,装腔作势准备招架。我还不至于,只是让他道歉了事。 其实我还是可以更加客气和策略。为了公共道路而情绪失控,使我一整天都很郁闷很受伤,相信那哥们也是。 这真是:一纸书来只为墙,躁来操去各受伤。大城千里今又建,不若当年六尺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