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城市研究

空间定位与城市规划

上周五参加一个城市地名规划的审查,虽然对城市地名是否要有多层次的规划存有疑问,但更关键的是,觉得城市地名管理存在的一些核心问题,却是非得从现有城市规划改革才可以解决的。

城市地名最重要的作用是提供城市空间定位。传统的“道路+门牌号码”就是一个简单有效的定位系统(日本城市除了主干道有路名,其他用街区+里坊编号来定位,这比较特别)。尤其像曼哈顿有规律的网格编号道路,如同二维坐标系,不但便于定位,甚至起到测算距离的作用。但在深圳这样的经过现代城市规划的城市,虽然仍有道路和门牌号码,却没有人将其作为城市的空间定位系统,而是依靠标志建筑和知名楼盘来定位。

比方说要找规划大厦,虽然规划大厦位置在红荔西路8009号,但没有人能用这个线索找得到这栋建筑。为什么呢?沿城市干道红荔路驱车,是找不到任何门牌号码提示的,不管是1号还是8008号。即使有人将号码写在面对红荔路的建筑门口周边,由于30Km/h以上的车速、30m以上的视距、25m宽10m高的绿化带阻隔,除非你具备超人的透视眼力,或者我们的号码和汽车都安装了信号发射与接收装置,否则你根本无法发现任何门牌。所以要找规划大厦,必须告诉司机在水榭花都楼盘的南侧对面。如果司机不知道水榭花都,就必须说红荔路过香梅路口再往西200米的左手边8层高灰色大楼。接近这栋大楼才发现其北侧面向红荔路并没有正式入口,正式入口位于大楼南侧的支路香密三路上,门口左侧玻璃后面搁着一个门牌,上面南辕北辙地写着红荔西路8009号。 从这一案例中可以导出一系列与城市规划相关的问题:

1、城市干道是否合适编排门牌号码?我觉得不合适,但挡不住业主都喜欢往大道上排队露面的强烈愿望,这最终导致编号道路和实际可达道路的错位。

2、如果城市干道需要编排门牌号码供定位搜寻,应该如何规定便于发现门牌号码的干道断面和门牌书写设置方式?是否习惯上越宽越好的道路绿化带要重新考虑设置位置(如干道中间、快道和慢道之间)和宽度?

3、红荔路8009号是如何编排的?按现行城市规划做法,一条道路两旁的土地划分数量都不能预先确定,其号码顺序必然无从派发。所以城市规划能否一次性确定基本划地方式和数量并同时统一编排号码?美国城市设计中有adress road 和 service road的分工,adress road常被翻译成主街,建议作为人行主入口。我觉得这一道路分工的概念极为重要,我理解adress road就是用来给地块编排门牌号码的街,也就是每个地块供行人走的正门设置的街,而汽车/车库入口则应设在侧面或后面的service road上。所以分地块和编门牌号码应该是城市规划份内的事情。如果不统一确定主街/门牌街,则同一排建筑,也可能由于业主风水需要或建筑师的不同判断而使得各个建筑出入口和门牌号码位于东西南北不同方位,既不便于组织交通,也不便于定位搜寻。

所以光有地名管理办法给道路命名给建筑排号还不行,还应该切实考虑如何通过城市规划的改革完善来保证“道路+门牌”系统能在城市空间定位上真正起作用。否则依靠标志建筑和知名楼盘来定位,对于城市管理的结果是什么呢?深圳市公安局110苦于很多报案人无法说出自己所在位置,穷尽智慧,找到了一个替代办法: 喂?说不清所在位置吗?请找最近一个路灯,将喷在灯杆上的号码告诉我们,深圳110将在十五分钟内赶到案发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