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生活

视觉疲劳

深圳雨季的间隙,空气被反复冲洗得稀薄透明,日光强烈,能见度奇高。 建筑色彩都比平时饱满三分,城市的一切都清晰得不真实。 就象过于高清晰的电视或照片,人脸的的毛孔暗疮都清晰可辨,反而让人不舒服。 因为一切细部都清晰呈现时,你的眼睛会疲于应付、顾此失彼,反而会失去重点和总体印象。 这是一种高清晰带来的疲劳。 五色可以乱目,过于鲜艳的颜色和突出的细节也使人疲劳。

在工业颜料出现之前,落后的文明总是呈现出对鲜艳度和光彩度的迷恋,因为要达到色彩的饱和度或是物体的光洁度在古代都是一件难事,需要加以重视和炫耀,并借助物体的颜色或者高光(如黄金珠宝)来突出自己。所以文明的进化在前半段是与颜色的饱和度成正比的,如陶器从黑陶到彩陶到唐三彩,如建筑彩画到清代最花哨。到了后半段特别是进入工业革命之后,文明进化与颜色饱和度成了反比,如原生态的民居装饰、服装都是五彩缤纷,到了城市建筑、到了白领精英的服装,颜色饱和度降低至以黑白灰为主。对光洁度的追求也大抵如此,自从抛光、烤漆各种工业技术越来越精湛之后,抛光大理石、铮亮不锈钢到处泛滥,毛糙、哑光又成为一种珍贵的品质。

为什么呢?除了颜色、平滑的珍稀程度不同,还有一点,在于事物的密度不同。当城市越来越集中文明越来越发达,在一个人的视野里出现的人、人造设施和事物越来越密集时,如果所用颜色还是很鲜艳、或者表皮总是铮光发亮,视觉疲劳就会很严重,以至于你应该注意的各种关键信息(路牌、信号灯)都无法引起足够重视。

这就是《黑客帝国》为我们描绘未来人造世界时,倾向于没有颜色的原因。城市人过段时间都想办法逃离到乡野,其实也是这个缘故,因为眼睛需要在自然山水中浸一浸,养一养了。

但是我注意到,深南路除了立交桥、天桥有夺目鲜艳的灯饰之外,最近又在新州立交段冒出许多红色高大的金属中国结。而过去,我听到太多的关于地铁站出入口、公共厕所、街道设计的业主要求,他们竟然是那么一致,一致到都是“一站/厕/街一景”的句式。我忍不住想,这些事情的目的是什么?是担心城市里的东西太少吗?是害怕市民眼睛会寂寞吗?这底下是一种什么审美情趣?到底代表着我们处于文明的哪一个阶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