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城市研究

留好空地

27日那天光明作坊结束晚饭聊天,颇有禅味的台湾规划专家宋宏焘对cj和Rainer说,某处一民居牌匾,上有四字,似可作为城市规划的宗旨,叫做:留有余地。 我接过来,说根据我的城市设计理解,其宗旨也是四字:留好空地。拿光明来说,外围的大空地,由生态控制线控制,这是第一级;中间万亩荔枝林、柴山、马鞍山及水系等留做公园,这是第二级;所有的主次路网留出来,这是第三级;Rainer方案“城市地毯”中的社区广场、街头绿地和步行通道再明确划出来,这是第四级。这四级不盖房子的空地系统留出来了,城市设计工作完成了一大半。还有一小半是什么呢?那是关于如何留好的问题,包括空地系统结构、位置、边界及界面(涉及建筑高度界面)。 这也是老子“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其用”的意思。就是把城市看成杯子,空地是杯子的容量,城市/杯子的意义是提供空地/容量,而建筑/杯壁,只是界定和围合空地/容积的手段。而习惯地,我们把这个意义搞反了,将建筑/杯壁看作城市/杯子的主体和目的,精力和目光都集中在实体上,结果建筑/杯壁涅塑刻画得很好看,可人/水需要的空地/容量却被遗漏、忽略,或者有,也是空间漏气杯子漏水,当其有,不堪其用。 中规院的杨保军说,这不就是中国画的计白当黑吗?是啊,著名的诺利地图就是以计白当黑、颠倒图-底关系的方式,将罗马城的空间(街道广场公共大厅通道)画成城市主体,将建筑当成空间背景。 所以这四个字还可以简化为: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