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光明新城作坊(2)

三天作坊,今天结束。 第二天上午轨道走向和垂直城市布点得到协调和调整,一如我之前的设想来调整。

Rainer表现了慢条斯理后面的坚持不懈,不管是垂直城市位置,还是交通。我无法判断这是固执还是对真理在握的自信。很多人没有给他说服,他也一再跟我强调库哈斯或者政府层面的进一步交流有助于理解他的方案。

交通是中外专家各说各话难以协调的一个课题。我觉得不妨将Rainer的地毯街坊中的步行通道和广场进一步界定出来,并允许这一步道网络必要时以人车共享的方式成为道路网络的补充,也许这样就解决了道路密度不足的问题。 这次生态观念得到了高度重视和强调,只是谁也不知道生态城市的规划方法、评价标准是什么样的。

上午讨论实施课题,本地人的利益诉求和阶层和谐也得到认同。但公众如何参与以及是否鼓励过程参与,似乎没人关注,除了下午顺便来看看的蔡定剑教授。

下午的汇总工作慢慢变成关于绿色城市的标准,也接近我之前想引导大家达成的光明宣言。看来通过研讨大家终于有了认识,如何建设未来城市,还是需要一些原则和纲领。

晚饭聊天。Rainer提到对伊斯坦布尔的喜爱,以及这一城市对他的光明方案的启发:多层的地毯就是平展的民居,垂直城市则是巨大的清真寺。这倒和矶崎新将垂直城市比作欧洲老城的教堂相似。

如果将这次国际咨询成果优化整合确实是一个难题,从来建筑上的综合方案都是遭人诟病。我忽然想把事情弄得简单好玩,是不是可以将光明分成四份:中间是大绿地,其余分别是Rpax、MVRDV和Sdudio 8的方案。至少,我喜欢将三个方案直接拼贴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