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光明新城作坊(1)

光明新城作坊开张了。开张的序幕或者说小插曲是老库的到来。

早上老库八点四十来办公室,先谈深交所广场设计。有了两横一竖的人行通道及与地下轨道空间的连接,我觉得改进很多。上次来谈时广场上有个超尺度大坡道向南进入深南路地下轨道,我觉得很过瘾。因为倒过来,人们从地下空间走上大坡道时,会仰头看见悬浮空中的巨大平台,非常有戏剧性和震撼力。可惜这次说业主不喜欢给取消掉了,我建议能要还是要。悬浮平台之下的广场只有呈现城市空间的复杂性才有意思,旷地一块就没劲了。

然后老库到了作坊,听了Rainer的方案介绍和中规院的问题,很敏锐地抓住了几个要点:Rainer方案的忽高忽低的并置其实很中国,中规院所担心地产开发是否可行的问题,应该由地产商来回答。深圳政府对规划的控制力很强,应该利用这种控制明确值得控制的要素。MVRDV的随机划地似乎没有利用好深圳政府对土地的控制优势。中间大绿地应该向四周辐射。

老库一个小时左右的到场给作坊开了一个活跃的头。Rainer对老库的到来和支持非常兴奋。当然,老库给的这份大面子,我也很感激。

昨晚各方为如何有效开展作坊而折腾到很晚,尽管中规院认为取得共识,但还是有些分歧。上午成功解决关于西侧功能以办公区或者住宅区为主的一个小分歧,算是取得一个小小进展。中午饭桌上的作坊气氛似乎比会议室热烈。回到会议室第一件事是把会议桌缩小到适合对谈的宜人尺度。 下午关于垂直城市探讨听到一半就去开别的会了,不知成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