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城市研究

光明的问题

光明新城国际咨询得到一二三的排名方案,之后怎么办?随便由本地规划机构来修改竞赛方案,未必为国外机构所认可,也未必能保持原来国际咨询活动对水平质量的期望。接受第一名奥地利建筑师Rainer等人的建议,我终于让大家都认同,找来参与竞赛研讨及研究的人员,集中几天时间共同工作,整合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恐怕是最好也是最快的途径。这个活动可称之为工作坊workshop,现在由中规院帮助张罗。作坊的关键是如何让大家协作动手出成果而不是坐而论道拍屁股走人,其实很多名建筑师对作坊都不抱期望,越有名个性越强就越难合作,所以作坊的游戏规则至关重要。七年前包豪斯基金会有个负责建筑师曾提出和深圳合作搞workshop,但囿于我们对workshop的缺乏了解,没有开展起来。五年前听过介绍广州长堤利用洛克菲洛的基金和几间学校合作做了一个叫charrette的作坊。所以怎么制定作坊计划,其实一点经验都没有。尤其是对几个国际咨询方案存在问题的整理,我认为这是保证作坊有针对性工作的基础,可惜到现在,一开始就充当技术服务并申请大笔经费解读咨询方案的本地规划机构还没有拿出令人满意的具体评价和需要改进的问题出来。这让我很焦虑。因为我们又一次花钱请洋和尚来,不是让他们评议我们拿出的新答案(如果我们的答案可以的话一开始就不必请他们了),而是提出他们原先答案中的破绽和问题,请他们再予解答,充分发挥高价所请外劳的智力资源,物尽其用。但缺乏问题的提出和诘难,作坊的效率就无法保证。 上次在酝酿发表光明宣言时提出七个要点:开发密度、交通、划地、尺度、环保、参与、实施,这可以作为评价方案的要素。对于具体方案,没有时间再细研究,凭印象提出以下问题: 关于奥地利rPax的Idea City方案:

1、 中间绿地(现状为万亩荔枝林)的保留范围是不是可以更大一些(也则是吸取第二名MVRDV方案的优点)?

2、 三处位于地铁口的两三百米高的建筑群组“垂直城市”在偏僻的光明是否有开发建设的可行性?如果没有,这种呈点状的“垂直城市”高密度开发策略又有哪些取代方案?提高片区密度?或者像MVRDV方案将高密度沿大绿地呈线状布置?

3、 将三个“垂直城市”分布到现有的一条街道上,三点一线,实质上是对轨道6号线走向的修改,这种修改造成轨道急转弯半径过小,可行性如何?如果不修改轨道走向让垂直城市三点呈三角形分布又如何?

4、 多层街坊“城市地毯”以600米为汽车道路间距,600米街坊内部都是步行环境。这虽然强调了步行的重要性,但路网过疏、街坊过大(远远大、疏于欧美现有城市做法)能满足现代城市交通与生活的运作要求吗?

5、 600米见方的街坊是土地划分出让单元还是可以进一步细分?如何保证里面步行道路、广场的公共开放?从特定建筑类型推导出来的多层街坊是否适合深圳当下主导的住宅类型?

6、 沿中间大绿地布置的多层商业contour是否有效合理?contour水平展开的过长是否不利于里面街坊与绿地的沟通?商业是否还有更多的沿街布置方式?又是如何分布的?

关于荷兰MVRDV的Super Window方案:

1、 一个以绿地和绿地周边呈线状分布高层的城市形态,是否会缺乏中心节点?一个匀质分布缺乏中心节点的城市其城市意象和实质运作是否有问题?

2、 线状高层带被城市交通干道将其与普通街坊隔离,是否会孤立、缺乏腹地和中心?是否还有其他的开密度开发策略可以兼容和取代(点状、街坊、片区)?

3、 城市支路网络依靠土地随意划分之后留出20米间距来实现,那么城市是否会因为土地出让没有全部完成而形不成支路网络从而无法运作?或者由于20米间距过于曲折而无法形成有效率得支路网络?

4、 土地让申请者随意划分(用地之间保留20间距)虽然导致了街坊呈现一种超越规划师控制的多样性。但这样的划地布局方式,其土地使用效率(有效功能土地与20间距土地的比例、建筑物容积率与覆盖率、支路网的线密度和面积密度、其它公共空间比例)和传统规划方式比较会如何?

5、 如果城市当局不能建立起土地申请者自己自由划地的支持平台,或者由于制度原因实施不了,还必须由规划管理部门来划地,则指导规划管理部门划地又需要什么的规则或规划?

6、 “超级之窗”的中央绿地该多大合适?被过大绿地分割的周边片区是否有必要考虑联系道路?

关于英国Studio 8的Smart City方案:

1、 关于未来的城市生活方式,有多大程度上是可以被预见、设计和安排的?

2、 这个生态城市的水面、沙滩、农场和果林是建立在对现有地形和植被的全面改造上,新的生态必然要以牺牲老的生态为代价吗?

3、 规划提出独特的“塔堡”建筑形态如何实施?是在土地划分、出让、地产商户型策划、建筑师接受委托设计、房产销售和物业管理上进行全面的改革和控制,还是根据现有的规划建设体系通过一定的规则也能实现?

4、 依赖建筑物提供的种植面积进行农业生产有多大的可行性?

5、 空中巴士系统在制造、运行和管理上是可行的吗?

6、 街道生活这一人类城市最传统最本质的公共空间形式在未来城市中是可以被取消或被取代的吗?如果可以被取代,拿什么样的空间来取代?

还有就是希望所有方案都能解答的问题:

1、 规划范围内的机构和人,他们的利益在规划中是如何考虑的?

2、 土地划分可以到多细?是否可以让个人和小团体小公司竞买小宗土地建设从而扩大城市开发建设者的范围?

3、 有哪些适合的生态技术可以采用以降低这个新城的能源消耗和环境污染?据报载诺曼福斯特已经帮阿布扎比规划了一个零碳城市。光明可以成为一个零碳城市吗?

4、 在轨道6号线近期无法规划建设的情况下,交通引导开发的TOD模式如何实现?快速公共交通系统BRT如何规划布置?其它自行车等绿色交通方式又是如何规划?

5、 如果市政设施采用共同管沟方式铺设,应该如何规划实施?

6、 针对周边高新区内的企业高级人才,光明新城如何为这些特定人群提供更加富有吸引力的居住环境和城市服务设施?

7、 哪些制度、规范、标准甚至是土地开发模式是导致传统规划实施具有局限性而需要在光明进行探索和改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