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城市研究

城市之光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人类于是弃暗投明,崇尚光亮,创立了各种敬日拜火的宗教,祭祀起阿波罗灶王爷之类的光明之神,搞起各种火把节、焰火灯会之类的节庆。这种心理和文化的最新表现,就是目前城市流行的灯光亮化工程。 我知道的,自九七香港回归,深圳抓灯光工程,已经有好几个轮次。城市夜景中,那种突出古典建筑石头凹凸感的泛光投射,那种表现现代和繁忙节奏的内里通明,在深圳比较少见。多见的是,按中国传统勾边描廓的做法,用新的超亮度光管为各式盒子镶边,将现代建筑轮廓单调的特点倒是勾勒得十分刺目丑陋;用发紫发绿的灯光自下往上投射树木,将其变成人与虫鸟的梦魇世界;当然缠绕树干灯杆的蛇形霓虹就更加泛滥了;最可怕的是灯具工程师的各种发明创造:椰树灯、礼花灯、巨柱灯、激光灯、各种匪夷所思的造型灯,立于广场草地、街头楼顶,让你无处可逃。 现在流行的,则是LED,日渐代替喧闹耗电的霓虹灯,更加纤细和多变地闪烁,甚至组合出各种标语和广告图案。也许这种方式更适合以金属和玻璃组成的建筑,成为城市夜景的新宠。 满城尽带LED,车开在深南路上,连过街天桥的梁帮上,也是一排红桃方片在闪烁,左转的绿色信号灯并列其中,眼睛稍花的人,估计要分辨半天。 像卢卡斯《星球大战》一类的科幻虚构中,黑暗势力总是处心积虑要侵犯光明世界。但现实世界中却总是相反,光明势力对黑暗世界的侵犯越来越过火。当黑夜日益稀少,这世界的精神分裂,恐怕会日益增多吧? 这就是我对最近的一次沙漠星空印象深刻的原因。

补记:写完每次下班经过深南路夜景的一点感受,才读到上周《南方周末》朱大可文章《照射中国的光线——都市照明体系的历史解读》,对城市灯光作了更加深刻的解读。很高兴有这样对城市现象追根溯源的学者,特此引用一下:http://www.infzm.com/culture/whjj/200705/t20070516_1885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