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忙碌的困惑

这个季节,处于忙碌和枯燥之中。因为枯燥,所以也没什么可写。且记点儿忙碌中的问题。

深圳总体城市设计该从哪些问题和对象入手?是以服务为基础的城市等级中心的疏理和强化吗?我有困惑。 深圳湾北、西两片填海区,确实汇聚了城市的各种稀有资源,是最有价值的土地。可是,我们有最有价值的规划来与之匹配了吗?我们的规划能把这片土地价值发挥到最大吗?当然老说价值可能涉及到地价,继而是楼价,问题变得复杂。那换种说法:我们的规划能使这片土地变成人们最喜欢也最常去的地方吗?单调浅薄的滨海休闲带、旷阔喧嚣的滨海大道、流于空泛的文化设施带、排成一线的超级总部办公,这么一个层次分明的汉堡包结构,就是我们最有价值的布局?侨城内湖、填海区、休闲岸线及深圳湾之间的联系在哪呢?

位于中心区以南的皇岗村在各方高度重视之下要改造了,面对皇岗村对自身利益的务实和理性,我倒觉得新规划太忽悠和蒙事了。我们以延伸拓展中心区轴线和功能为出发点所支持的皇岗大改造,就怕有利于皇岗的高密度开发完成了,有利于城市空间脉络疏通的事情却因为缺乏现实操作性而落空。我们的规划能从现状地形和建筑而不是一张白纸上开始吗?

我对机场地区和中心区地下复杂的市政轨道工程心存敬畏,但这些地区似乎正被年轻和各自分离的专业在无畏地推进着。

中心公园建了这么多年,一直不为市民乐于使用。这次有机会改进,我们真的找到原因,开对药方了吗?我和一帮人走马观看转了一遍,虽然法感觉,千万别再花钱翻天覆地将里面的草木折腾得不得安宁,结果人气寥落依旧。

OMA的人又来谈深交所项目。对于五栋金融建筑之间开阔的室外空间如何整合设计,OMA拿出刷子将空地刷成平行的五条颜色带:仪式广场带、商业带、步行通道带、广场带、绿地带。我起初觉得蛮新鲜的,讨论起来就觉得太过形式和忽悠了。按条形码排列的步行通道,东西两头不跟中心广场通道及广电集团空地连接,还要硬从深交所大楼大堂穿过,作为公共开放通道的实用性和可行性都值得怀疑。老库没来,我对OMA的人说,老库有S、M、L、XL各种尺码空间的理论,也许这栋建筑就是一件XL码作品,但我们不希望看到城市空间也变成失衡的XL码。在一个悬浮的XL码建筑裙房之下,有着丰富的S、M码的街道、广场、院落、连接地铁的下沉庭院、坡道,也就是说超尺度的建筑罩住小尺度的城市,也许这更值得去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