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差旅五:沙漠星空

4月3日 早上用去机场前的时间,在夏洛滕王宫走了一下。我们城管喜欢的图案花圃,在柏林街头是看不到的,只有在这里能看到——这就是我们城市品味的位置,属于一百多年前的普鲁士王宫。 经慕尼黑到迪拜,从飞机上看到迪拜灯火通明,不是一般的通明,这是沙漠和波斯湾明珠之光,也是石油和雄心点亮的阿拉丁之光。

4月4日 老库在迪拜交易所等我们,让带着头巾穿着白袍的阿拉伯人给我们介绍这个才诞生5年的中东金融市场。大厅里也是三五成群坐着头巾白袍的股民炒家。不用顶着时差到伦敦纽约,而是可以坐在自家地头上玩玩石油美元,这种感觉肯定很爽吧。 迪拜街头到处是工地和雄心壮志的楼盘广告口号,据说世界一半的塔吊集中在这里,估计这中间有很多是从前几年的上海转运来的。顺着通往阿布扎比的萨义德大道排列的高楼,有点像深南大道的放大版本。地图上稀疏的几条干道,中间都是酋长送给朋友们的各式主题大开发地块,大到上平方公里,也像深圳早期寥寥无几的干道和南油侨城招商这样的集团自主开发模式。所以干道的拥堵是必然的,因为富裕石油供给的汽车没有太多的道路选择。 老库带我们去看著名的棕榈岛填海项目。跟我们的售楼处一样,楼书、沙盘模型、效果图在展示着新的世界奇迹。老库的面子管用,他们还专门有人在视听室利用多媒体向我们介绍情况,一杯橙子汁挨个递到手上,则是典型的迪拜周到服务。完了还乘船出海,绕着填出来的棕榈叶片参观。他们不让对工地照相是有道理的,主干上的公寓显得平庸粗糙,叶片上的各式别墅又密又灰秃,这幅未完成和修饰的尊容要是流传出去,肯定会削弱这几棵伸向波斯湾达六七公里长的巨大棕榈的魅力。 迪拜开发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开始,在三任英明酋长的领导下,以只争第一不做第二的气概,正在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的沙漠人间奇迹:最快的建设数度、最高的建筑、最多的购物中心、最壮观的填海、最大的港口、最大的机场……国民崇拜英明的酋长像拥有魔盒一样一天一个新主意,把迪拜建设成一个不依赖石油收入(现在石油收入仅占6%)的中东贸易、物流、旅游和免税购物的国际大都会。 面对当下炙手可热的迪拜现象甚至是迪拜学,我问老库可否看好迪拜的可持续。老库尽管在这里有规划项目,却不看好这里。他说迪拜缺乏规划,酋长到处给朋友们分发大块土地,即使听老库汇报项目也只给5分钟时间。看来他更愿意接受深交所这种精明难缠业主的榨取和折磨,不但要在迪拜充当导游,还要在分手的最后四十分钟,被抓住坐在售楼处大堂中继续研讨深交所方案,听取业主的新想法和城市规划突然冒出的诸多轨道发展新条件。 下午去体验迪拜特有的旅游项目:冲沙。坐着丰田越野车到城外沙漠,在丘壑间上上下下颠簸撒野,像过山车一样刺激惊叫。下来坐在沙梁上,沙漠如海,让人心旷神怡。我想若是有头骆驼骑着,在沙漠里游荡,可能比这无离头颠车和单调的滑沙板来得更有意思。 晚饭在沙漠里的一个据点进行。几个草棚围成合院,当地人提供椰枣、水烟、文身、地方风格自助餐。文身是当地一个蒙面妇女用植物染料免费给大家身上画蝎子花草之类,两周后自然脱落。我建议领导身上应该画个龙头,体现规划的地位。考虑到她的图案有限,我索性跟她要来染料,左右开弓,给自己前臂上画了个左青龙右白虎。 灯光亮起来,音乐响起来,大家围在院子中间,一个壮硕的红衣舞娘为我们表演舞蹈。我不知道这算不算阿拉伯肚皮舞。舞娘全身丁玲咣当地乱晃,还到处捉人上来跟她共舞,不分男女,无论老幼,最后演变成了集体群舞。 该走了,阿拉伯导游宣布下面是最后一个节目。灯刷地黑了,世界静了下来,孩子们不明就里的骚动都被嘘止。轻微的风声,在沙漠里游走。抬头看夜空,满天星斗,又大又亮地朝着我们闪烁。面对这大半生被城市淹没的天体景象,我仿佛回到童年,或者进入灵异和科幻世界,充满惊奇和美妙。三五分钟的静谧,堪比约翰凯奇《4分33秒》的无声演奏,也像一首英文老歌名Sound of Silencs的意境,是今天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节目。导游祝愿我们在同一星空下,分享记忆和快乐。真没想到在狂热的迪拜,在简单的沙漠中间,能感受到阿拉伯纯净深邃的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