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差旅四:荷兰魔方

4月2日 库哈斯公司的人还没到,我们在柏林荷兰使馆的沿河一边,指指点点,先评论起来。我说其实深交所立面的做法,在荷兰大使馆中也能体会到:就是透明和半透明两种表皮效果的组合,在荷兰大使馆基本上是处在一个平面上,深交所则是半透明在外层透明在里头。半透明——混乱与整齐的暧昧呈现,无论是穿孔金属板、网还是轧花磨砂玻璃,都是当下的时兴做法。当然立面玻璃的斜线划分,暗示着内部折叠盘旋的台阶坡道系统,这是老库的拿手好戏,能在这个27米见方的盒子中展开,却不会在240米高的深交所使用。我们有幸体验了老库在这个荷兰立方块螺蛳壳中做出的道场: 一条缠绕、折叠和穿越的内部走道系统,一会儿是台阶,一会儿是坡道;忽而是玻璃地板悬空,忽而是清水混凝天花;有时是无遮无拦的斯普雷河美景,有时又正好从公寓一翼留出的斜洞得到一个电视塔的对景;更妙的是这一走道系统把楼上楼上全连在一起也全打乱了楼层标高,使得各个房间忽上忽下都可能和走道或别的楼层空间发生关系,传统建筑的标准层平面和房间的封闭独立性都在三维上被彻底解构。这种复杂或者说相对的空间浪费是值得尝试的,因为连使馆工作人员都会放弃直上直下的电梯楼梯而喜欢使用这条充满戏剧性变化的走道系统。这条走道还是一条展廊,简约的红蓝木板家具不时在某个转角出现,向人展示特有的荷兰风格派的设计。大使馆和老库从一开始就把这栋建筑当作荷兰在德国的文化展示和历史注解。即使在屋顶上,也不放过享受空间和展示雕塑作品的机会。 从屋顶往隔河的东边望去,中国大使馆就顶着大天线蜷在那里,披着灰色带铆钉眼的金属板,层层叠叠,像个装甲城堡或机甲怪兽,门前再围上高墙铁栅栏——这也算是一种典型的中国文化展示吧? 老库一定让我们赶到柏林看荷兰大使馆,只是想让大家看到这一建筑大玻璃窗不打开时依靠小竖缝风门通风的特有做法,打消业主对深交所大楼不许开窗时采用类似通风方案的疑虑。但是这么一趟走下来,所有非专业的人,也都通过这个荷兰盒子,得到最新的建筑空间体验,增强了对老库的信心。 晚上一行人到波茨坦广场溜达,逛了室内步行街,最后坐在德裔美国建筑师海默特.扬为索尼公司设计的中庭广场中,大家对什么是宜人宜行的城市公共空间(街道、广场)以及与建筑的关系有了亲身的体验和认识,话题又回到深交所广场如何更加吸引人上来。索尼中心内广场每次充当我的内广场主张的现身说法都是非常出色有效,深交所先后两位老总都在此动了心。 这一天还看了勃兰登堡门、瞄了一眼门边由盖里设计的德意志银行的巨牛室内、游了施普雷河。值得一记的是在波兰登堡门前我们的旅行社奔驰中巴居然启动不了,一帮深圳管理牛市的牛人,只好下车在德国的长安街上,给德国的品牌汽车当人力发动机。推过去推过来,最后也没启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