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间隙

每天都要敲打疲惫酸疼的皮囊,驱赶睡意,才可以起来。 一缕暖风拂过,我知道这个暖冬推迟的寒流终于过去。切成几段的红薯躺在盘子里,圆截面上有双筷子插过的眼,像几个猪鼻子滑稽地摆在餐桌上。晨光细碎地摊在阳台上,和被子摆在一起。 昨天为机场地区未来运作和交通网络着急上火,上午为广深港铁路福田站与四条地铁两条城际线的连接转换关系及地下开发操心,下午即在地下空间开发如何制定实施策略上费尽口舌。这些城市规划建设的复杂问题,好像都落到了我以及比我更年轻的规划师身上,在中国没有多少有经验的人可以告诉我们如何做,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让我们找国外专家来咨询。负责任地说,我感到乏力和心虚。但列车已经启动,除了速度,有谁在乎? 在这些规划泥潭里挣扎打滚,暗无天日。只有早间的某一瞬,某一细节,可以让我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我不知道的是,那些瞬间和场景,会在哪一刻哪些地方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