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生活

踏青

走入银湖深处,看花匠菜农劳作,踏点田头山脚些许的青色,吐纳山谷阴湿的空气。湖边有棵大叶榕树,还没披上城里同伴早该披上的绿装,枝丫横疏地绽放在空中,偶尔有一两片嫩芽绿叶点缀在梢头,让我难得地感觉到犹如在北方冬春的影子。

就想休息,对于过去的一周,以及未来的一周,都无精打采。已经够忙了,但似乎还要更忙,因为我们要进入一个只要速度不问好坏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