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开门忙

年假将近的几天忙着给来深亲戚做导游。年假后第一周上班,更是忙得抓狂。一年之计在于春,可不是好开头!

一忙双年展,看场地,摧策展计划,约组委会时间。还得惦记人家的宣传文化基金,以及在推动公共艺术基金上可能帮得上忙的人大政协代表。 二忙光明新城,凑专家时间,排日程,约领导。顺便要考虑老马老库来深的行程。 前两项是劳心费神,老为那些大腕领导们能不能约到一块儿焦虑。

更忙的是协助准备领导向更大领导的汇报材料,收集图片,讨论修改pp。我直接要组织的汇报材料有三项,参加讨论的还有三项。今天下午参加备课到7点半,明天后天还得最后突击,这成了整个机构的头等大事——其实事儿还是那些事儿,就为了话怎么说,图怎么摆,字怎么打,一拨一拨地开会。陪会陪得实在无聊,有点纳闷:这么多人这么多时间耗进去,仅仅是为了变着字句,换着范围来说事儿,难道这就是规划么?规划就得这么多人突击合计才可以整明白吗?规划就这么在意表达么?或者说未跟大领导汇报过的规划表达就这么不济么?如果是这样,领导不来听汇报,规划应该怎么做呢?我想起给猴子喂栗子的故事来,朝三暮四?还是朝四暮三?